建盏的釉色品类,宋元时期建阳窑及建阳窑系特点

中国的黑釉瓷产生于东汉时期,经过近千年的发展,至宋代到鼎盛,建窑更把黑釉瓷推向了厉史的高峰。

建阳窑又称建窑,位于福建省建阳县永吉镇,是宋代著名窑址之一。历来被认为是宋代瓷窑,但出土文物和文献则表明建阳窑从晚唐、五代始烧青瓷,宋代以烧黑瓷为主,兼烧青白瓷。

建窑黑釉属于古代结晶釉的范畴,含铁量较高。在高温熔烧过程中,由于窑内火候的高低和氛的变化,使釉面产生奇特的花纹。这些釉面花纹与华丽的彩绘或繁缛的雕饰不同,它们是釉料在一定的温度和气氛中产生变化的结果,似为“窑神”之作,产生了特殊的艺术魅力,陶瓷工艺界称之为“窑变”。由于非人力所为,因而更显名贵。

建窑本来是江南地区的一处民间瓷窑,北宋晚期由于上层社会斗茶的特殊需要,才开始烧制专供宫廷用的黑盏。

建窑首创的兔毫等结晶釉变化莫测,博得了众多文人雅士的喜爱和赞颂。建窑黑釉普遍采用蘸浸法一次性施釉,且釉层普遍较厚,釉汁肥润。由于建盏都用正烧,故口沿釉层较薄,而其内底聚釉较厚;外壁往往施半釉,以免在烧窑中底部产生粘窑;有余釉在高温易于流动,故有挂釉现象,俗称“釉泪”、“釉滴珠”。这是建盏的特点之一。建窑黑瓷玻化程度较高,釉面光亮但不刺眼,给人以宁静庄重之感。由于釉料配方的不同,窑内温度及气氛的变化等因素影响,建窑黑瓷釉面又呈现多种纹理。对于这些釉面纹理的命名,陶瓷界尚有不少争议,本书在尊重厉史文献记载的同时,也采用部分约定俗成的称呼,大致将它们分为乌金、兔毫、油滴、鹧鸪斑、曜变及杂色等六大类。

建窑瓷器的胎土含铁量高,故胎色多呈浅黑色或深褐色,文献上称之为“乌泥建”、“黑建”或“紫建”,胎体较厚,胎质坚密。茶盏里外挂釉,釉层很厚,乌黑晶亮,玻璃化程度高,流淌严重,有的流过圈足,出窑后要将过长的流釉敲掉,否则圈足会高低不平。

1、乌金釉:“绀黑”一词在宋代蔡襄的《茶录》中已有记载;“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这是建窑黑瓷较典型的釉色。乌金釉有的表面乌黑如漆;有的则黑中泛青;此外,也有的呈黑褐色或酱黑色。一般来说,酱黑釉釉层普遍较薄,光素无纹,早期建盏的釉色多属此类,釉面略显呆板,黑而不润,极少挂釉。建窑乌金釉釉层普遍较厚,“色黑而滋润”,上乘者亮可照人,表现出庄重素雅之美。

黑釉原本不是讨人喜欢的颜色,但聪明的窑工们经过了无数次的反复实践,利用釉中所含的氧化金属的呈色原理和窑温火焰的机理,烧出了富有变化的结晶釉或窑变花釉。如玳瑁,有的在黑色釉地上呈现出条状和油滴状结晶,此外在黑釉上用刻花、划花、剔花、印花装饰技法予以美化;有的釉面呈条状结晶纹,细如兔毛,世称“兔毫盏”,兔毫有黄、白两色,称金毫、银毫;也有呈油滴状结晶,因酷似某种尽善尽美的羽毛而被称为鹧鸪斑;还有极少数窑变花釉,会在不规则的油滴周围形成窑变蓝色,器底刻“进盏”、“供御”字铭,在日本被称为“天目釉”,尤为珍贵。相传:当时浙江天目山一带佛寺林立,日本僧人多以至此留学为荣,回国时许多人携带寺庙中使用的建窑黑釉盏,一时间这种黑釉盏在日本成为时尚。建窑系产品除大部分为茶盏外,另有少量钵、玉壶春瓶、小罐、小壶等。

2、兔毫釉:“兔毫”一词在宋代文献中也已平凡出现,如《茶录》中“纹如兔毫”、祝穆《方点胜览》中“兔毫盏,出瓯宁之水吉”以及苏东坡、黄庭竖、杨万里等诗文中都频频出现这个词。兔毫是建窑最典型的且产量最大的产品,以致人们常常习惯以“兔毫盏”作为建盏的代名词。所谓“兔毫”,就是在黑色的底釉中透析出均匀细密的丝状条文,形如兔子身上的毫毛。由于“窑变”等因素影响,兔毫形状既有长、短之分,粗、细之别,颜色还有金黄色、银白色等变化,俗称“金兔毫”、“银兔毫”等。宋微宗在《大观茶论》中写道:“盏色贵有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黄庭竖《信中远来相访且至今岁新茗》诗云:“松风转蟹眼,乳花明兔毛”蔡襄在《试茶》中也赞道:“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雪冻作成花,云闲末垂缕。愿而池中波,去作人间雨。”

建阳窑系包括四川、山西、河北、河南、浙江等地的一些窑口,其中:四川、山西等地的瓷窑烧制兔毫盏,但数量不多;河北定窑和磁州窑、河南鹤壁集窑、山西临汾窑都烧制结晶点大小不一的油滴盏;浙江金华地区的武义窑也曾发现窑变花品种。

3、油滴釉:“油滴”一词至迟在十四世纪末十五世纪初就已出现在日本的文献中。成书于日本应永年间的《禅林小歌》中载:“胡兹盘以建盏居多,有油滴、曜变、……天目。”“油滴”一词在中国古代文献中尚未发现。此种称呼目前陶瓷界尚有较大争议,有的学者认为,“油滴”是宋代文献中所指的“鹧鸪斑”。所谓“油滴”,是指在乌黑的底釉上散布着无数具有金黄色或银灰色金属光泽的小斑点,故又有“金油滴”、“银油滴”之分。这种斑点多为圆形,大小不一,大者直径一般为三、四毫米,最大者达一厘米;小者仅一毫米,甚至细如针尖,形如沸腾的油滴散落而成,使人眼花缭乱。油滴也是一种结晶釉,烧成难度较大,成品率低,传世或出土很少。日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收藏的一件南宋油滴天目碗被视为国宝级文物。90号窑址堆积层中也出土一件油滴碗,该碗口径12厘米,底径3.6厘米,高4.6厘米。在日本文献记载中,“油滴”是仅限于“曜变”的名贵瓷品。在现代收藏界,“油滴”也是建盏中可遇不可求的珍品。

1.吉州窑

4、“鹧鸪斑”:“鹧鸪斑”一词在宋代文献中常有出现,如陶谷《清异录》中载:“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方舆胜朗》载:“兔毫盏,出瓯宁之水吉。黄鲁直诗曰:‘建安瓷碗鹧鸪斑。’”僧惠洪诗中也写道:“点茶三味须饶汝,鹧鸪斑中吸春露。”陈蹇叔也在诗文中赞道:“鹧鸪王冕运输宇,兔毫瓯心雪作泓。”可见,宋代建窑不仅生产鹧鸪斑,而且也充分得到了文亚士们的首肯。但怎样的建窑黑釉问你才能称得上“鹧鸪斑”呢?目前陶瓷界争议很大。有的学者认为,“油滴”就是“鹧鸪斑”;也有的学者认为,1992年5月至6月间,在水吉池中村原瓷厂内掘出土的,以往研究者称为“珍珠斑”的釉面品类就是“鹧鸪斑”;还有的学者将“珍珠斑”列入“正点鹧鸪斑”,而将油滴列入“类鹧鸪斑油滴”,曜变则命名为“类鹧鸪斑曜变”。也有的学者认为,“鹧鸪斑”是江西吉州和窑的风格,《清异录》记载的“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点”“应为永和之误。”真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据有关专家研究,鹧鸪斑的羽毛通体有二大主要纹理,其背部为紫赤相间的条纹,而胸部则为“白点正圆如珠”,因此,建窑出土的“珍珠斑”应是宋代文献中的“鹧鸪斑”。此类斑纹比“油滴釉”更富有立体感。笔者赞同这种观点。目前,尚未发现有完整器传世或出土。鹧鸪鸟为闽北山区常见的鸟类,其胸部“白点正圆如珠”则因为雄性鹧鸪鸟,而雌性鹧鸪鸟的羽纹则是黑白相间的条纹。目前,日本尚未发现有此类传世品,故其文献中末见此类名称也就不足为怪了。

吉州窑瓷器最负盛名的当数墨釉瓷,它创烧于北宋,盛行于南宋,延续至元代。采用的是当地廉价的天然黑色釉料,烧造出的器品有:素天目、木叶纹、鹧鸪斑、玳瑁斑、虎皮纹、油滴纹、兔豪纹、洒釉、剪纸贴花和剔花加彩等。器型有:罐、瓶、壶、碗、盏、碟、钵、盆、粉盒、鼎炉、漏斗等。北宋时期的碗为弁口或花口,高圈足;罐、壶多为瓜棱腹,其底足切削较粗涩,施釉不及底。南宋时期的碗盏为敛口,深腹,多芒口,底足矮且内凹,内外满釉,此时还新出现一种外黑内白釉碗。元代保持了南宋器类,并新增了镂空炉、高足杯、乳钉纹柳斗罐、香熏盖等。

5、曜变:“曜变”一词至迟在《禅林小歌》中就有记载。成书于十六世纪前期的《君台观左右帐记》中,把建盏珍品划分为若干等级,其中将“曜变”列为“建盏之至高无上的神品,为世界所无之物。”所谓“曜变”,就是在黑色的底釉上聚集着许多不规则的圆点,圆点呈黄色,其周围焕发出以蓝色为主的耀眼的彩虹般的光芒,故而得名。曜斑广布于建盏的内壁,并随所视的方向移动而变化,垂直观察时呈蓝色,斜看时闪金光。由于“曜变”烧成难度极大,故传世甚少,仅日本收藏四件,其中三件被定为“国宝”级文物,一件被定为重要文物。

从整体上看,吉州窑黑釉器的胎质较粗松,胎色呈灰白色或米黄色。早期黑釉瓷色单纯,釉中略带酱褐色,后来通过窑变而使釉色出现干变万化。史籍记载:宋人斗茶品茗专尚黑釉兔毫盏,连宋徽宗都称赞。

6、杂色釉:由于建窑黑釉器系“窑变”所致,故釉面纹理变化多端,除上述五大类釉面纹理之外,还有一些杂色釉,如柿红色、赤红色、酱釉等。而有的文章中提到的“灰白釉”、“芝麻花”、“结晶冰花纹”、“龟裂纹”等杂色釉,笔者认为都是火候不够高的次品。如果放置窑炉重新烧至,灰白的颜色也可以转变为黑色。建窑黑釉器必须在1300摄氏度左右的高温中方能烧成正品。此外,“铁锈斑”纹的定名问题还有待陶瓷界进一步研究、确定。

“盏色以青黑为贵,兔毫为上。”宋代大文毫苏东坡曾多次游览过吉州永和,并写下了这样的诗句:“道人晓出南屏山,来试点茶三味手。忽惊午盏兔毫斑,打出春瓮娥儿酒。”宋代诗人黄庭坚也吟咏道:“石开膏溅乳,金镂鹧鸪斑。”

所谓玳瑁斑是指在黑色釉面上点染黄褐色斑块,烧成后类似海龟背壳上的颜色斑纹,呈现玳瑁黄黑相问的绚丽色彩,显得艳丽高雅。油滴纹是在乌黑发亮的釉面上显现银灰色金属光泽的小圆点,既像夜空闪烁的星辰,又似滴滴晶莹的油珠。兔毫纹是在黑釉上透出黄棕色或铁锈色的细密条状纹,恰似细长柔软的兔毛,毛上还带细点的闪光,纤细柔和、光彩耀眼。鹧鸪斑就像鹧鸪鸟颈上的斑点纹,且带有云状和块状,呈紫、蓝、粉青、黄、暗绿诸色,犹如节日夜空的礼花五彩缤纷。

陶瓷装饰有剪纸贴花、木叶贴花和剔花加彩三种,其中:剪纸贴花是将剪纸艺术与制瓷工艺相结合,先在器物上施一道黑釉,然后将剪纸纹样贴印其上,再加施一层釉,在高温下产生窑变色地,与黑釉色形成深浅相映、动静相辅的鲜明对比效果。其纹样有梅、兰、牡丹、双蝶、海棠、弯凤、鸳鸯、龙风以及“金玉满堂”、“长命富贵”、“福寿康宁”之类吉祥文字组成的图案,自然朴实,清新活泼。木叶贴花是以天然树叶为标本,经过腐蚀处理后贴在坯体上,然后入窑焙烧,烧造成功后树叶的叶面及叶脉便清晰地留在器身上,有半叶一叶的,也有二叶三叶相重叠的,纹样有的安排在器壁或器口,也有的安排在器底。通过匠人的艺术创造,乌黑油亮的釉面上浮现一片纹理清晰的树叶,颇能产生自然天趣和诗意盎然的艺术效果。剔花加彩是在黑釉层面上剔出装饰纹样,再以笔勾绘纹样的精细部分,然后再上釉经过焙烧而成。如剔花折枝梅瓶,通体施晶亮黑釉,在瓶身一侧的肩腹部剔刻出一枝梅花,褐色花蕊点缀其问,黑白分明、线条流畅,梅花绽苞吐艳,似飘送阵阵芳香。风格独特的剪纸贴花、木叶贴花和剔花加彩在制瓷装饰上的灵活运用,体现了吉州窑匠师的聪明才智和创造才能;窑变釉瓷绚丽多彩、异彩纷呈的釉面装饰,则充分反映出人们对大自然美景的向往。

2.广元窑

广元窑位于四川省广元市,宋代以烧黑瓷为主。胎色为灰、褐,并有砖红、黑褐等色;.胎质较粗,但坚密,瓷化程度较高;釉色黑中微泛灰褐,不太光亮;器型有碗、盘、瓶、罐、壶、炉、盏、盏托,及小型动物瓷塑等。黑釉小瓷塑继承唐邛窑风格,造型生动,活泼可爱。纹饰常见有兔毫、油滴、玳瑁斑等,还有划花、刻花、印花,内容多为花草、水波纹等。

3.涂山窑

涂山窑位于四川省重庆市南岸区涂山,被称为“重庆的建窑遗址”。它的胎以黄白为主,有少量灰白胎,较厚。釉色黑中带褐,较为光润,釉层薄,是与建窑相区分的一点。虽然黑瓷的釉色深沉,却挡不住勤劳智慧的制瓷工匠们创造力的展现,他们运用多种手法,制造出丰富的纹饰品种,如兔毫、油滴、鹧鸪斑、菊花瓣、虹彩、曜变等,菊花瓣是该窑的独特纹样。曜变黑釉是黑瓷中极其珍贵的品种。器型主要分为食用器、容器、陈设器、玩具等四类,有碗、盘、碟、壶、罐、盏、花瓶、炉、灯、玩具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