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金陵十二钗等,方寸间醉纸迷花一花一世界

火花,就是火柴盒上的贴画。它是收藏者对60年代以前火柴商标及以后的印有火柴制作单位标志的装饰画的一种诗意的昵称。方寸之间自成世界。

不久前,嘉木美术馆结束了彩青岛系列美展第114场《花红胜火张敏火花收藏展》,82岁的老花友张敏终于完成了他大半辈子的心愿。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他便开始火花收藏,至今已经半个多世纪了。

虽然现在火柴厂近乎绝迹了,但是火花收藏却毫不动声色地依然占据中国十大民间收藏项目之一,仅次于集邮收藏的,与集邮并称为收藏姊妹花。要知道,目前世界上已知的最早的火花比最早的黑便士邮票还要诞生得早。但相对官方发行有价票证邮票来说,无论是在价格,还是使用程度上来说,火花无疑更有草根亲民气息,更天马行空不羁于题材和内容设计。今天要讲的是几个火花藏友与他们的宝贝火花的故事

展出火花3000余枚仅为总收藏的1/20

周晓芳:在珍泉把收藏火花的火花散播

距嘉木美术馆上午十点开馆还有几分钟,从八大湖街道和四方专程赶来的两位市民已在门口等待了。他们是通过微信朋友圈得知这个展讯的,他们都是花友,火花收藏的爱好者。

周晓芳,珍泉钱币工艺品中心店主。

在阳光房展厅,金陵十二钗、十八罗汉、水浒人物传、唐诗诗意图、汉画像砖组图、故宫风物、崂山风光、前海景观各色各样的成套火花,被分门别类、精心镶嵌在镜框内。

周晓芳的店曾位于东城区夕照寺街上,店名叫珍泉钱币工艺品中心,主要经营的是工艺品。好像是和火花收藏风牛马不相及的地方,可北京城里几乎每一个火花收藏者(简称花友)都知道这里,称它为珍泉,并将这当作聚会、交流的地方:每个单月第一个周六上午是珍泉的沙龙活动时间,在周晓芳租的地下陈列展览室里,全是火花专题展的展板。

张敏为这次展览准备了一年多的时间。火花,小小的一枚,要想展出,需要分条理晰,观众才能看得懂。50多年的收藏,虽想展出来给大家看看,但眼花、行动不便,无法全部整理出来。最终,在他和家人以及美术馆人员的支持下,展出了3000余枚火花,而这仅占他全部收藏的二十分之一。

组织花友去参观河北的泊头火柴厂、北京市火柴厂的火柴制作过程,参观火文化研究者李福昌的家庭火柴博物馆,在曾经的崇文区图书馆举办北京市火柴厂火花大全展等展览,举办火花专题讲座,去汇文中学、北京工业大学举办火花展等等。周晓芳说珍泉是在拿工艺品挣的钱养火花收藏。

1879年,我国开始有了自己的火柴厂广州巧明火柴厂,中国第一枚火花是该厂的舞龙牌火花。这枚火花是他上世纪60年代,花友之间互通有无时获得的。

看着那些带着树皮来的大树,被放在压面机一样的机器里,切成块,然后变成梗,我们自己动手蘸药头自制火柴,很有意思。周晓芳曾经联系过在沙滩的一家火柴厂,后来联系了搬到通州的北京市火柴厂,它们都因火柴生产利润太少而停止了生产。火柴厂正好有一些当作烂纸的火花,她赶紧拿回来收拾整理。

以前,我与国内二十几位集花朋友保持书信来往,北京、上海、江苏、湖北等,花友将收集到的火花寄给我,我也把自己收集到寄给他们。有时一天能收到数封信,当时的邮递员都成为很好的朋友。张敏回忆说。

周晓芳开始经营火花是从1997年,帮朋友代售几套上海全运会的套花,没想到一下子卖完了,后来又销售上海火柴厂建厂120周年的花中花,就是翻印了清末的老花,加上画框的艺术火花,也大卖。

于女士常年居住法国,每年秋季她都回青岛小住,因喜欢收藏火花,她特意来到美术馆。藏品历史跨度100多年,能这么集中、大规模地向市民展出,一个82岁的老人真了不起。

当时周晓芳刚做母亲,她记得小时候,闹革命不上课,她就去租买小人书看,津津有味。总觉得我被这些书给潜移默化了,后来我也爱写东西,喜欢文学。至今在家里保留着一箱子当年买的小人书的她,觉得几块钱就一大版的火花,特别适合孩子启蒙时的兴趣老师。她就开始自己一边收藏火花,一边经营火花。她更像是个组织者和调节者,她和她的丈夫韩庆生两人办的工作室,都要定期印制一期A4纸大小4版的集藏小报,邮寄给全国200多位花友。我们不强调收藏里的个人标榜,反对分派和矛盾,最重要的是,通过方寸之间的火花,将知识普及出去,将文化留住。

方寸之间,容纳大千世界

附近五十中有一位孩子,经常到周晓芳的店里来,总是掏出五块钱来,请柜台里的阿姨给拿出他买得起的火花来选。他说五块钱是他从早点零花钱里省出来的。周晓芳会偷偷叮嘱看店的岁数大一点的阿姨,孩子哪怕要买超过五块钱多一点的,都要卖给他,只因为他喜欢火花。后来有一次,这个孩子手里攥着五块钱,走到店里,很郑重地说这是我最后一次来买火花了。原来他家人知道他不吃早点买火花的事儿,断了他的零花钱开销。小小的火花,在孩子心中的可能就此熄灭了。周晓芳很为这样的小花友可惜。也有拉着奶奶一起来的孩子,结果奶奶和孩子一人一大包火花满载而归。还有姓安的建筑工程师专门来收藏建筑物火花,甚至将一百枚中国百桥的火花中每座桥都做了文字介绍。

谈起收藏火花的源起,张敏说:上世纪60年代,我调到青岛美术公司工作,当时正值而立之年,工作热情高,又受到我市著名火花收藏家蒋基庆先生的影响,从那时起,开始喜欢火花。一枚枚火花,不仅书写着祖国的建设成就,也映照出那个时代的精神风貌。

百寿、百桥、百福、百塔这样的艺术火花系列在有些藏老花、古花的藏家看来是没有历史价值也没有升值空间的假花,可在很多人眼里,他们却成了宝贝。摄影师檀怀宇,曾在珍泉找到了一枚他儿时梦寐以求却一直无缘得到的皮影火花,一下子儿时的美好再一次浮现在脑里,他告诉周晓芳,他去世界各地摄影,都会根据自己收藏的火花,找和火花中的景物一样的地方,一样的角度拍照,和火花对应起来。周晓芳借用集邮里的术语管他的这叫极限片。有一次,檀怀宇从日本回来,寄给周晓芳一封双花封,上面除了邮票外,还贴有火花,以及他拍的火花中的实景照片。

以前的火花,基本上是一枚一枚的,如上海牌,就在火柴盒上标注上海二字。但是从1958年起,北京火柴厂委托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率先设计了风景、禽鸟、花卉三套火花,带动了全国各地火柴厂火花设计的革新。指着展出的1958年的这三套火花,张敏谈起火花在建国后的发展历史。由此,各地的火柴厂在火花设计上,摆脱了以往单纯的商标记号作用,开始由单枚发展为成套,其中有名胜古迹、风光山川、珍禽奇兽、戏剧歌舞、体育卫生、古今货币、四大名著、名人字画、书法篆刻、交通规则等,方寸之间,容纳大千世界。成为集知识性、趣味性、艺术性为一体的百科全书,也吸引着广大消费者、艺术爱好者的喜欢和收藏。

周晓芳的女儿在美术课上因插花得奖,就是因为参考了她母亲收藏的一套叫做插花艺术的套花而得的灵感。周晓芳还说,在北京工业大学做展览时,有一位学习汽车制造的大学生,因为专业关系,开始收集汽车车标等和汽车相关的专题火花。后来她告诉周晓芳,这些便宜的火花,为她的学习和设计提供了很多知识。我们收藏得晚,更看重的是火花承载的文化价值和它的百科全书的功能,每个人都应该按照自己的方式去收藏、整理、交流。哪怕是小孩子,他们可能对老火花的蜻蜓啊电风扇啊不感兴趣,但是他们喜欢芭比娃娃专题,喜欢周杰伦,F1赛车,F16战斗机还有F4。我们的火花形象也应该与时俱进,不能刻舟求剑了。周晓芳和她的老公韩庆生,为泊头火柴厂设计了北京四合院和颐和园长廊两套摄影主题的火花,当火花上印上火柴厂名字和设计主题图案时,一枚完整的火花诞生了。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张敏同蒋基庆在市南区工人文化俱乐部举办了为期一周的火花展览。当时我还设计了此次展览的巨幅海报,悬挂在中山路上。这应算是青岛第一次公开宣传火花。张敏回忆。

1234

对张敏来说,火花的收集也并非一帆风顺。文革期间,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收藏活动基本中断,我也自毁了不少收藏的火花,并中断了同花友的通信联系。

自费印制奥帆火花

虽然和其他一些收藏门类相比,火花收藏价值不大,但里面包容的文化是最让我喜欢的。痴迷收藏50多年时间,张敏积累下丰富的藏品,仅各式火花就有6万多枚,他现为全国火花收藏协会会员、新中国火花收藏名家。他的家庭博物馆也不断接访参观者。

随着火柴生产厂家逐年减少,可供收藏的火花越来越少,收藏火花的人也不多了。2008年青岛奥帆赛时,我向组委会建议,能否设计一套关于帆船的纪念火花,但被组委会拒绝了。张敏说。之后,他自己设计了两套关于奥帆主题的火花,并自费找人印刷生产,送给花友留作纪念。这两套火花,目前已被奥帆博物馆收藏。

现在全国的火柴生产厂家只有100家不到,能供收藏的火花就更少了,往年我一年可以收集到上千枚火花,但现在一年能收集到几百枚已经不错了。张敏说,现在很多孩子甚至都不知道火柴是什么。

张敏说,收藏火花已经成为他生活的组成部分。虽说年龄大了,但他会坚持下去。

相关链接

火花是火柴盒贴的美称,我国最早的火花是1879年广东巧明火柴厂仿日本火柴商标生产的舞龙牌火柴贴画。过去,火花仅仅是火柴的商标装饰,但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的火花设计师利用火柴这一方寸天地,逐步使火花向宣传性、艺术性、实用性发展,使它成了既是一种商标,又是一种艺术的珍品,收集火花的藏家也应运而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