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落幕的书法博物馆,润俊清新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书法欣赏【明州赠佛照禅师诗碑】

范成大 《西塞渔社图卷跋》绢本 行书 40.7×280cm 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范成大传世书法墨迹,以尺牍简札居多。淳熙八年
,范成大从明州(宁波)转任金陵(南京)前游阿育王山,书赠诗四首予佛照禅师。其时,范成大“览山川之壮丽,发妙观之无穷”,人谊山情,一气呵成。虽经石刻,神采依然,如飘云忽举,海云舒卷,既有法度
,又有气势,构筑了一个俊伟英迈的艺术境界。范成大现存的手迹还有《兹荷纪念札》、《垂海札》、《荔酥沙鱼札》等
,都是范氏书法中的不凡之品,他的行书《田园杂兴卷》也常为人们所乐道。
明代王世贞在《州山人稿》上说:范成大书法出入眉山(苏轼)、豫章(黄庭坚)
,间有米颠(米芾)笔,圆熟遒丽,生意郁然,真是二绝。”《苍润轩碑跋》
里也说:“此诗(《田园杂兴诗卷》)盖谢事后所作,曲尽吴中郊居风土民俗
,不惟词语脍灸人口,而笔墨标韵,步骤苏、黄之下,使人健羡,名不虚传。”

【释文】:
始余筮仕歙掾,宦情便薄,日思故林;次山时主薄休宁,盖屡闻此语。後十年,自尚书郎归故郡,遂卜筑石湖;次山适为昆山宰,极相健羡,且云:亦将经营苕霅间。又二十年,始以《渔社图》来。噫!余虽蚤得石湖,而违己交病,奔走四方,心剿形瘵,其获往来湖上,通不过四、五年。今退闲休老,可以放浪丘壑,从容风露矣。属抱衰疾,还乡岁馀,犹未能一迹三径间,令长鬚捡校松菊而已。次山虽晚得渔社,而强健奉亲,时从板舆,徜徉胜地,称寿献觞,子孙满前,人生至乐,何以过此?余复不胜健羡,较次山畴昔羡余时,何止相千万哉!尚冀拙恙良已,候桃花水生,扁舟西塞,烦主人买鱼沽酒,倚棹讴之,调赋沿溪,词使渔童樵青辈,歌而和之。清飚一席,兴尽而返。松陵具区,水碧浮天,蓬窗雨鸣,醉眠正佳,得了此缘,亦一段奇事。姑识卷末,以为兹游张本。淳熙乙巳上元,石湖居士书。

   
范成大传世墨迹,以尺牍简札居多。目前所能见到的范氏手迹,以他54岁所书《明州赠佛照禅师诗碑》为第一,此碑早佚,但有宋拓本藏于日本东福寺。诗碑─赠佛照禅师诗。此碑末行刻有「赠佛照禅师」,因此就提名为「赠佛照禅师碑」,其实还是称为「育王山四绝句碑」较好。这是范成大自己所作的四首七言绝句诗,内容是吟咏明州(浙江)宁波府阿育王山名胜。第一首是咏鳗井,地二手咏望海亭,第三首咏寺庄,第四首咏松径,此四首诗都收在范成大石湖诗集卷二十一里,范成大写这首诗的动机,是为了赠给佛照禅师。所谓佛照禅师,就是大慧宗杲的高足拙菴德光,住持阿育王山,是当时禅林的领袖。他自己在此诗碑的左侧记载说:「辛丑季春,范成大来官金陵,访育王山,览山川之壮丽,书此诗相赠,秋八月将之刻石。」辛丑就是孝宗淳熙八年,范成大时年五十六岁。此拓本是无半点怀疑价质的真正宋拓本,文字极富神彩,并不亚于真迹,笔势的飞动使人恍然生趣。此碑原石不知在什麽时代亡失,本书所收录的是仅存的拓本。

《西塞渔社图卷跋》中的西塞山为湖州胜景,在湖州西郊10公里许。明万历《湖州府志》:“曲塞山在湖州城西二十五里,有桃花坞,下有凡常湖,唐张志和游钓于此。”
西塞山因中唐诗人张志和写有《渔父》词:“西塞山前白鸳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而闻名于世。南宋毗陵(今常州)太守,著名山水画家李结(次山),作《西塞渔社图卷》,并请挚友范成大,周必大等题跋。范成大于淳熙十二年(1185)题了290余字的长跋,中有“候桃花水生,扁舟西塞,烦主人买鱼沾酒,倚悼歌之”等语。
范成大才华横溢,素有文名。与陆游、杨万里、尤袤齐名,为南宋四大家之一。词风清逸淡远,善写田园诗,《田园四时杂兴》被文学史家誉为集古代田园诗大成之作。范成大不仅擅诗,而且善书。其书法清新俊秀,典雅俊润,只可惜他为诗名所掩,书名不彰。
明陶宗仪《书史会要》谓范成大“字宗黄庭坚、米芾,虽韵胜不逮,而遒劲可观”。范成大的书法曾受他母亲的影响,他的母亲蔡夫人,是北宋四大书家之一蔡襄的孙女。
范成大传世墨迹,以尺牍简札居多。他在成都与陆游饮酒赋诗,落纸墨尚未燥,士女已万人传诵,被之乐府弦歌,题写素屏团扇,可惜这些墨迹都未传下来。目前所能见到的范氏手迹,以他54岁所书《明州赠佛照禅师诗碑》为第一,此碑早佚,但有宋拓本藏于日本东福寺。范成大现存的手迹还有《兹荷纪念札》、《垂海札》、《荔酥沙鱼札》等
,他的行书《田园杂兴卷》也常为人们所乐道。
明代王世贞在《州山人稿》上说:范成大“归隐石湖时作即诗。无论竹枝、鹧
鸪、家言,已曲尽吴中农囿故事矣!书法出入眉山(苏轼)、豫章(黄庭坚)
,间有米颠(米芾)笔,圆熟遒丽,生意郁然,真是二绝。”
关于《图卷》作者,因宋人诸跋中无一人提及,故历来说法不一。一说为北宋著名山水画家王诜(1037—?,字晋卿,太原人),画卷引首原题即为“王晋卿《西塞渔社图》”,卷后董其昌跋文中亦有“王晋卿
山水……。余有《梦游瀛山图》与此相类”云云。一说为李结(1124—约1191,字次山,陇西人)。持前说者推测《图卷》所绘内容为晚唐诗人张志和栖隐之地——西塞山,理由是绘画风格类其传世之作;持后说者,认为《图卷》是李结自绘卜居地,理由为李结曾在西塞有“渔社”,并善画,并以《图卷》求题诸友。目前,一般多从后说,如《海外中国名画精选?Ⅱ南宋、金》就题为“南宋李结《西塞渔舍图》”。李结能诗善画,素有山川之志,其中与范成大等的交谊在《范跋》中已记叙得相当详细。但从该卷的绘画风格上考察,当是南宋人手法。但是否为李结自绘,范成大等南宋人跋文亦均无言涉及。“渔社”之地在太湖之南今浙江湖州境内东、西苕溪汇合之段霅溪处,该图卷乃描绘李结在西塞山附近的渔社住地。或云:李结经营渔社之地,乃唐代文学家元结隐居之处,李结因自己名、字均与元结同,遂慕其高义而卜筑别墅,欲幽栖之。
传世《图卷》于南宋诸家题跋后,又有明人董其昌观款(无纪年)、清人鄂容安跋(1746)和沈德潜撰、湛畗书跋(1752)。考诸题跋和传世图卷完卷所钤鉴藏印记等可知:存世本卷,在清初由真定梁清标收藏并加重装,接卷处骑缝印多为梁氏印记;吴仁杰一跋在明末张丑著《真迹日录》时尚见,或在梁氏入藏前後逸去?据杨仁恺《国宝沉浮录——故宫散佚书画见闻考略》记:梁清标的收藏“靠扬州裱画工人张鏐(黄美)、古玩商吴升、王济(际)之代为罗致。”此卷在清乾隆朝为沈德潜等见题于宁王府。在晚近,有叶恭绰鉴藏印,後曾归张大千藏,旋流落海外,为美国纽约已故著名私人收藏家克劳夫特(一译顾洛阜)所得,后由克氏捐赠大都会博物馆。
对于范成大自号“石湖居士”的年月的考定,是关涉到对范成大传世书迹进行正确编年的重大问题,然而目前的一些论述中对此有着讹误。一般人总是认为:范成大是在晚年才退归石湖的。其实,这种理解是不够全面的。只要对范成大一生之迹作一番梳理,就不难发现范成大归居石湖之心早已有之。从传世《西塞渔社图卷跋》中的文字就可见出,他在年仅三十首度出官徽州之时,就有“日思山林”之心。
关于范成大自号“石湖居士”的时间,大家认为他是归居石湖以后的事,这本没错,但这一说法的时间跨度显然太模糊,而这又恰恰是界定范成大传世佚著中某些没有明确纪年的作品的一大依据。对此事之具体年月,包括孔凡礼《年谱》在内都未能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这就造成了一些文学史著作和工具书条目涉及到此事时,或语焉不详,或避而不谈,乃至或云:“范成大晚年居此,孝宗书‘石湖’二字以赐,故自号石湖居士”.

图片 3

书法欣赏【明州赠佛照禅师诗碑】局部

    范成大还广泛吸收了古近代名家如苏轼
、黄庭坚、米芾等人的长处,《书史会要》上称他“少高放,以能书称。字宗黄庭坚、米芾,虽韵胜不逯,而遒劲可观”。袁说友《东塘集跋范石湖草书诗帖》云:“右石湖(范成大)先生翰墨也,蛟龙骧腾,蜿蜒起伏,笔端变态,不可穷尽。视杜祁公(衍)、苏沧浪(舜钦)、黄太史(庭坚)之笔,诚兼有之。”广收博代,融于一炉,加上丰富的经历,精湛的学识,正直的为人
,宽广的胸襟,非凡的气质,终使范成大自成一家。南宋陈在《负暄野录》
里称:“于湖(张孝祥)、石湖(范成大)愁心《宝晋》,而各自变体。”《
宝晋》即《宝晋斋法帖》,是宋代大书法家米芾收集东晋王、谢法帖,加上他自书的一部分作品刊刻的一部丝帖,范成大学习《宝晋斋法帖》,继承了前代书法的优秀传统,而且还力求“变体”,并成功地突破了传统,形成了润俊清新的独到风韵。

   
范成大对汉碑也很偏爱,曾说:“汉人作隶,虽不为工,但皆有笔势腕力,其严于后世真行之书,精严意度,粲然可以想见笔墨畦径也。”
对古典书法的临摹,他认为应重视古人真迹,详观笔势,反对好奇之士专仿碑石剥处的颓靡字形。他说:“学书须是收昔人真迹佳妙者,可以详视其先后笔势,轻重往复之法。若只看碑本,则唯得字画,全不见其笔法神气,终难精进。”

更多书法欣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