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富比否认拍赝品,天价书画引发争议

苏富比否认拍赝品林风眠

近日,在香港某著名拍卖行春拍的20世纪中国当代艺术专场中,林风眠作品《渔获》以1634万港元位居首位。而同时上拍的另外4件林风眠《京剧人物》系列作品,也拍出高价,但随即这几件作品的真伪之争便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其实,在拍卖之前,这5件作品的真伪话题就已经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一个月前,香港苏富比春拍中传出喜讯,林风眠《渔获》以1634万港元拍出,打破画家个人世界拍卖纪录。不过近日有媒体发文指出,有专家质疑此次上拍的林风眠作品为伪作,而其来源可能是台湾某藏家早期收藏到的赝品。
昨日,香港苏富比接受记者采访给出回应称,春拍中上拍的林风眠作品来源清晰,是出自一对早年曾与林凤眠有过联系的挪威夫妇和一位曾驻中国的丹麦大使,这些作品都经过专家鉴定。
林风眠《渔获》被疑是伪作
4月6日,香港苏富比春拍20世纪中国当代艺术专场中,林风眠作品《渔获》以1634万港元位居首位。而同时上拍的另外4件林风眠《京剧人物》系列作品,也拍出高价。
不过一个月后,这批上拍的林风眠作品受到业内相关人士质疑。据媒体报道称,当时在一个小型聚会中,几位知名艺术品经纪人根据作品风格以及创作年代,发现与林风眠真迹不符。据悉,那几位经纪人最后的判断目标都锁定在台湾某知名藏家。据称,该藏家曾是国内外林风眠的重要藏家之一,同时因为早年对林风眠作品不甚了解,买过一定数量的林风眠赝品。
昨日,记者联系到相关质疑者。该名艺术品经纪人指出,由于此次上拍作品年代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因那个年代比较特殊,林风眠很难创作出甜美风格的作品。此外,艺术鉴赏是凭借常年积累的经验,很难用法庭证据式的证词来说明,不过在几位艺术品经纪人看过后,觉得画作还是很有问题,有别人模仿的痕迹,但神却不够。该名艺术品经纪人还指出,其实拍卖场上出现大师的伪作并不是个别现象。而有媒体报道,林风眠的家属也承认市场上流传的赝品很多。
苏富比称作品来源清晰
对于林风眠作品真伪所遭到的质疑,香港苏富比称,从接到信息到最终决定上拍一系列从欧洲到亚洲的行政流程都专业且透明。
苏富比称此次拍卖的《京剧人物》四幅作品是挪威海勒夫妇与林相识后陆续买的。珍藏近半个世纪后,去年8月左右,海勒夫妇及其儿子联系了苏富比伦敦古董部,之后又转到香港这边。而《渔获》藏家亦是丹麦前驻中国大使毕德森。毕德森在北京结识了林风眠,六十年代回丹麦时带走了一幅油画及一幅水墨画,这幅油画由毕德森的女儿交给苏富比拍卖。作品画于五十年代后期至六十年代初期,当时内地鼓励画家要到乡间去,接触农民,林风眠才开始到农村采风,因此创作了《渔获》。
而香港苏富比在接到有关尺寸、图片等相关信息后,进行了多次鉴定。而由于这批东西属于藏家与画家亲自接触的,也就是原始发源地,考证时就会很单纯,我们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来源:新京报)

天价引发争议

编辑:admin

据业内资深人士介绍,在一个业内小型聚会中,几位知名艺术品经纪人根据这批作品的风格以及创作年代与林风眠真迹不符,对5幅林风眠作品表示质疑。这种对林风眠作品的质疑,很快演变为一场对赝品来源的追踪与猜测。用其中一位参与者的话说,林风眠赝品以前也常在各大拍卖公司出现过,但很少像这次一样,以集中出现的形式亮相在著名拍卖公司,不得不引起人们的关注。而另一位业内人士的话为质疑提供了佐证,他表示,目前市场上林风眠作品的赝品量已占90\%,可以说达到了泛滥的程度。他说,上世纪林风眠的个别弟子、亲戚都曾参与到造假活动中,并成为一个公开的秘密。

面对市场的质疑,拍卖方表示,《京剧人物》四幅作品是挪威海勒夫妇与林相识后陆续买的。珍藏近半个世纪后,去年8月左右,海勒夫妇及其儿子联系了苏富比伦敦古董部,之后又转到香港这边。而《渔获》藏家亦是丹麦前驻中国大使毕德森。毕德森在北京结识了林风眠,六十年代回丹麦时带走了一幅油画及一幅水墨画,这幅油画由毕德森的女儿交给苏富比拍卖。作品画于五十年代后期至六十年代初期,当时内地鼓励画家要到乡间去,接触农民,林风眠才开始到农村采风,因此创作了《渔获》。而香港苏富比在接到有关尺寸、图片等相关信息后,进行了多次鉴定。而由于这批东西属于藏家与画家亲自接触的,也就是原始发源地,考证时就会很单纯,我们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真伪究竟听谁

对于书画投资者来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高价买到一幅作品之后,被市场认为是赝品。书画投资究竟应该听谁的呢?是专家,还是著录书籍呢?其实,从书画投资者最根本的要素来说,投资者还是应该从绘画史入手进行判断。

收藏圈子里的人常常会议论到诸如以往张大千作伪石涛石溪、刘伯年仿华新罗以及江寒汀假造虚谷作品之事(据史料记载,米芾、郑板桥、任伯年等等也做过此等事)。收藏大家钱镜塘先生,作为书画家,他曾与张大千先生情趣相投。作为鉴定家,他与吴湖帆并誉为鉴定双璧。他是一位收藏家,也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大画商。据说,由他过眼的,经他出手的画作足有数万。经他手上流出去的张石园做的四王等赝品都是绘画史上所记载的。因为书画的真真假假,本身就很难辨,仅仅靠专家或者著录书籍,都是不可靠的。

造假者(或造假团伙)即便仿造某名家(或某些)赝品的水准很高,但他们绝不可能仿造到与真品丝毫不差的程度,真品与赝品之间不但艺术品质上会有或多或少的差异,而且仿制者个人(或数人)的笔墨习性以及一些艺术内外的细节出入也必然会显露在成品之上。具体的证伪工作可从这样的两道操作程序下手:先找出署名某名家的两件或两件以上笔墨习性相近的疑伪作品,重点选定那些共同点最多的、最易于使他人辨别出其系一个人(或一种类型)手笔的实物,让数成品之间形成艺术的证据链(或称作品链)关系;再用货比货综合比较法,证明成类型的署名作品不是某名家的亲笔,若能揭示成品中出现的任何一处或数处或艺术规律或生活情理细节上的大出入,则同样使鉴定工作达到近乎于找到铁证的效力。理论上虽然说起来简单,但从实践上还是需要有些新思维。

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