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艺术品成为最能抵挡弱市的利剑

过度暴涨大大透支了中国艺术的上升空间?
拍卖市场遭遇冷落与华尔街的金融危机有关,藏家心如明镜,在不景气的市场里,他们不可能对艺术品抱有热情。市场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投资者的选择很多。最突出的现象是,几乎一夜间,藏家个个都成了吝啬鬼。如赵无极的一幅作品仅以54万美元售出,原预计可拍得58.7万美元。赵无极是一位融中西方艺术为一体的当代抽象主义绘画大师。其独特的艺术风格源于对传统中国文化的醒悟与对西方现代艺术的借鉴。今天他也难以独善其身。其他中国艺术作品,如当代明星艺术家张晓刚和岳敏君的几幅作品在10月4日的亚洲藏品拍卖会上均未售出。
许多人认为,这是物极必反的缘故。在过去几年中,中国现当代艺术被人疯炒。尤其是一些华尔街基金公司的经理们,他们一度将中国艺术品看作股票进行炒作,其结果是透支了未来。在这种情况下,苏富比拍卖公司自然也没有好日子过。自从金融危机以来,他们的营销额极度减少。该公司在其他地区的拍市也让人揪心,一度如日中天的香港苏富比也惨不忍睹。
艺术家赵刚说:这不足为奇,中国当代艺术遭遇寒流有其自身的原因。三年前,中国现当代艺术品价格开始走高,2006年,一批梦幻般的藏品进入市场,给张晓刚一下带来2400万美元的收入,他甚至超过了英国著名艺术家丹米安赫斯特(Damien
Hirst)一年的总收入。同年,另一位艺术家曾梵志在佳士得拍卖公司的一幅作品拍出970万美元的天价,一举打破亚洲当代艺术品纪录,大大透支了中国艺术品的上升空间。
古代艺术品成为最能抵挡弱势的利剑?
然而,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办了一次中国艺术展,该展会却让人看到了中国艺术品的希望。尤其是王的作品。中国清代画家王(1632-1717年)引起了西方艺术界高度关注。该博物馆收藏的中国风景画也十分独特,描绘的都是太平盛世,因此引起西方观众的共鸣。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国艺术分馆馆长麦克斯韦赫恩不断向参观者讲解,王的艺术杰作已被西方神化了,王为人们谱写了一幅和谐的欢愉交响史诗。无论是作品中的山川锦绣还是人物,都栩栩如生地表现出不同凡响的艺术魅力。另一艺术家,范宽(960-1030年)的艺术杰作也是让人惊异:直立的山峰、走马观花的游客、小桥流水构成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的世外桃源。或许那时的古人想不到,许多世纪后他们的杰作会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里大放异彩。王建(1590-1640年)的画作《雪景》也让人着迷。但看过这两人作品之后再回到王的画作旁,观众不免要发出感叹,王的画作的确与众不同,他集中国历代名家之大成,独树一帜,引人入胜!
以王为代表的清代风景画,其风格深深地表现出中国古代文人雅士的学究趣味。西方人对诗与画并列构成一体,感觉不可思议,但这恰恰形成了中国古代文人的独特品质,从另一方面又反映出历史的真实感。西方艺术家收藏中国古书画与他们的研究是分不开的。他们主要靠研究别人或援引别人的艺术灵感来创造艺术。中国古代大师的美学深意和风格以及在他们眼中的自然都表现出虔诚与博大的胸怀。在王之前的500年中,许多中国宫廷画家、书法家和隐士的作品都带有描述性、探索性和象征性。他们与后代的作品既有许多细微的差别又是鲜明的对照,一直到今天,这些作品仍使人感受到无比的深邃。中国古代艺术家用锦绣河山表现出来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他们只知道,中国艺术蕴含的意义十分深远。
另一古画家赵孟被西方称作13世纪(元朝)的中国骑士艺术家。其作品也主要表现人物山水竹石。许多人认为,他更擅长画鞍马,他的鞍马人物造型坚实,画法工整,构图疏密有致,能收到表达主题的效果,还不失传统的旧规。再看看10世纪(宋朝)的艺术家董源的杰作《溪岸图》(Wintry
Groves and Layered
Banks)也如出一辙。无论哪一位,他们的作品所流露出的意境都与王如出一辙,但却无法与王相提并论。根据赫恩的说法,王的善良与德行使自身与传统风格形成相对的特征。按照西方的观点,王将人的一生完全融入自然,又把自然和人融为一体,再与历史相映照。王曾说:我必须用元朝的绘画风格和水墨来迁动宋朝的山峰与河谷,再与唐朝创造的兴盛遥相辉映。就因为这一种理念,西方人为之着迷。他们认为,这是一种伟大的构思,只有这种理念才能创造不朽。王正是这样将数个时代的风格融为一体,因此才深深地打动了西方艺术界。
王创作的《康熙南巡图》系列巨作耗时6载,画卷共长740英尺。其中只有2卷在大都会博物馆展出。王的《山水清晖图》摆放在大都会博物馆中最显眼的位置,其次是作于1668年的立轴水墨画《玉山秋林》(Autumn
Forests at
Yushan)。据称,康熙皇帝曾在王的画作前久久矗立不愿离去。他发觉,清王朝在王厚重的笔墨下,山峦重叠,交相辉映,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康熙南巡图》让人深醒,巨细完美的微缩社会景观再现了那个时代的完整风貌。画中超自然的山川起伏延绵,其间绝无瑕疵和人为雕刻的痕迹。
西方艺术界曾认为,王在作这幅巨作之前曾勾画草图,精心设计,但经研究后发现,每一卷都是他随手而挥一气呵成。巨画还让西方艺术家们联想到世界上其他画风画派:叙事性战场、古壁画、凡高条纹画、塞占几何山形、波斯湾优美的地毯、丝绸之路上的微缩图或天然染画以及圣经中的织画。无论哪一种,他们都无法与王艺术同日而语。确定无疑,王的艺术对世界产生了划时代跨文化的巨大影响。因此,他的作品是无价之宝。
当然,另一现象也让人刮目相看。2008年10月6日,苏富比举办的东南亚艺术品拍卖会出奇得好。印尼艺术家米斯尼亚迪(Nyoman
Masriadi)的作品《来自本特尔的汉子》(The Man from
Bantul)竟拍得100万美元的高价,一举打破印尼艺术品的历史纪录。
由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办了这次中国画展,西方对中国艺术品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因此,中国艺术品完全可能东山再起。香港歌剧画廊负责人认为,中国艺术由于其深邃的文化底蕴和博大的艺术境界,它不可能走入绝境。尽管世界著名的藏家购买中国艺术品并不踊跃,但他们仍然密切注视着亚洲市场的动向。中国艺术与其他投资项目相比,是能抵挡弱市最安全的投资品种的。
(来源:艺术市场)

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