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油画越拍越贵,危机时下暖春开好头

时下,正值世界经济危机的时节,经济不景气似乎成为全球的流行性疾病,从西半球到东半球,从北半球至南半球,除了北极至南极,所到之处危机二字都是高频词。但凡事都有个例,比如个别地区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虽然也属于经济范畴,北京今年春季刚刚落槌的几场拍卖会就出现了几乎全场飘红的现象,从中国嘉德、北京翰海、北京荣宝和北京保利的四季拍卖会成功之后,关于大拍是否延续暖春的声音不绝于耳,其后落槌的北京翰海春拍、荣宝春拍都传来喜讯,这为即将举槌的中国嘉德、北京保利都开了一个好头,也给不少藏家带来了信心。但今年春拍,是个股飘红,还是整体暖春呢?
关于这一个问题,没有先知者,所有的答案都是预测,预测结果并不一定代表实际结果,这和天气预报一样,预报有雨也有可能是大晴天,因为城市的特殊因素会致使降雨云带和城市擦肩而过。艺术品市场同样如此,今年的春拍出现暖流不是说未受经济危机影响,关键是艺术品市场太小了,小到了拍卖行微调就能见效的地步。此外,这个市场一贯传承的物以稀为贵的金刚铁律,酒香不怕巷子深在这里应该改为奇货不怕无人买。从今年年初开始,京城的各大拍卖行都开始了主动挤泡泡式的动作调整,比如让拍品锐减,保证质量;比如调低估价,吸引买家;再比如游说大藏家,拿出压箱底的好货

近期,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热点话题莫过于徐悲鸿的油画作品《愚公移山》以3300万元的高价落槌成交。这不仅刷新了徐悲鸿本人的作品拍卖纪录,还创下了国内油画拍卖市场的新纪录。《愚公移山》的高价成交,再次掀起了收藏界对油画作品的收藏热潮。
藏家转变认识抬升价格
长久以来,中国书画在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老大地位一直不可动摇,出于多种原因,油画在国内长期处于不被重视的地位。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油画市场几乎呈空白状态,直到1994年,国内的拍卖公司才开始涉足油画拍卖市场,如中国嘉德1994年春季拍卖会油画专场推出的51件作品,成交仅196.13万元。但由于藏家、买家很少,效益不佳,不少拍卖行放弃了中国油画的拍卖,仅中国嘉德等少数拍卖公司多年没有间断。在这期间,油画拍卖专场的成交额也只有几百万元,只有1997年,中国嘉德春拍所推出的中国油画及雕塑专场成交额首次突破千万元大关,当年所推出的80件作品总成交1216万元。
然而,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急剧升温,各路藏家对中国油画的价值在认识上发生了转变,不少藏家认为油画是一种国际性的收藏品。据了解,在国外,大多数博物馆、美术馆、大企业集团都以拥有一批油画作为自豪,从某种意义上说,油画是品位很高的艺术门类。此外,油画的制作成本相当高,画家为创作一幅油画所投入的精力和时间相当多,一幅油画往往需要反复琢磨,多次堆叠和多次染色。因此,从2003年开始,中国油画市场开始好转,并在2004年出现蓬勃的生机。在2004年,中国嘉德、北京华辰、北京翰海3家公司一共推出5个油画专场,成交总额达到1亿多元。其中,中国嘉德5789.7万元、北京华辰1898.9万元、北京翰海2708.42万元。特别是从2005年开始,中国的油画市场进入全线飘红的局面,而且每一场油画专场拍卖会的成交率都在80%-90%。据雅昌网统计,这一年中国嘉德、北京翰海、北京荣宝、北京保利、上海朵云轩5家公司,一共推出9个油画拍卖专场,成交油画作品1260件,总成交额高达5.53亿元。特别是在2005年11月4日,中国嘉德公司秋拍油画专场成交额首次突破亿元大关,达1.3亿,成交率为92.2%,当时,陈衍宁的油画巨作《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以1012万元创下中国内地油画成交最高价。然而,时隔两天之后,在2005年11月6日,北京保利春季拍卖会上,徐悲鸿的《珍妮小姐画像》以2200万元的高价再次刷新中国内地油画拍卖纪录。据了解,北京保利首次推出的此次油画专场成交额也同时破亿达到了1.09亿元。
所占市场份额快速增长
自从2005年中国油画拍卖市场全线飘红后,在2006年春季拍卖会上,国内各大拍卖公司也绞尽脑汁,想方设法重点推出油画拍卖专场。许多有远见的拍卖行都推出了油画作品。纵观今年国内几家大的拍卖公司在春季拍卖会上推出的油画专场可看出,无论拍品数量和成交总额均比去年有一定的增加。
如中国嘉德2005年春季拍卖会总成交60007.82万元,其中推出的175件油画作品成交了7698.46万元,占成交总额的12.8%,而2006年春季拍卖会推出的217件油画作品,成交了12264.78万元,占总成交额53587.82万元的22.9%;北京荣宝2005春拍总成交36412.42万元,其中推出的108件油画作品成交了2689.39万元,占成交总额的7.4%,而2006年春拍推出的182件油画作品,成交了12264.78万元,占总成交额17124.03万元的71.6%;北京华辰2005年春拍总成交11814.39万元,其中推出的123件油画作品,成交了1876.22万元,占成交总额的15.9%,而2006年春拍推出的182件油画作品,成交了5318.50万元,占成交总额17714.95万元的30%;另外,在刚刚结束的西泠印社春拍中,所推出的近300件油画作品,成交了8485万元,占总成交额2.6亿元的32.6%;同时值得一提的还有北京诚轩,在今年春拍中推出的129件油画作品,成交了4105.09万元,占成交总额13232.50万元的31%。
通过以上数据我们不难看出,油画在中国艺术品市场上所占的地位是越来越重,其所占的市场份额也是呈现快速增长的局面,甚至有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在最近几年,随着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迅猛发展,中国油画将有可能取代中国书画在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老大地位。
老中青三代画作价格飙升
除中国油画在艺术品市场上的市场份额激增外,其价格也呈现了大幅飙升的行情,而且是老中青三代油画家作品价格全线飘红,海内外市场均十分火爆。如老一辈油画家赵无极的作品《三联画》被佳士得拍至1804万港元;2006年4月8日,在香港苏富比,画家常玉的《花中君子》估价500万-700万港元,成交价高达2812万港元。2006年5月28日,朱德群的《红雨村,白云舍》成交价高达2588万港元,再创当时中国油画天价。此外,常玉的《明黄瓷瓶中盛开的花朵》以2106.4万港元拍出。
受海外行情的影响,如上述提到的中青年油画家中陈衍宁的《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在2005年出人意料地以1012万元成交外,在2006年6月4日,北京保利推出的徐悲鸿作品《浴》也拍出了990万元的高价;2006年6月25日,翰海2006年春拍推出的徐悲鸿的油画《愚公移山》以3300万元的天价被买走,打破了其《珍妮小姐画像》在2005年北京保利秋季拍卖会上以2200万元创下的当时中国油画成交纪录,再次改写了中国油画作品成交最高价;2006年6月27日,中青年画家陈逸飞的《玉堂春暖》也被上海泓盛拍出了1100万元,再次刷新陈逸飞画作的成交价格。
据国内艺术品门户网站雅昌艺术品网最新统计的数据看,2006年度油画作品成交价格前100名的总成交额为5.564亿元,比2005年度油画作品成交价格前100名的总成交额的5.149亿元增加了4150万元,平均每件作品的成交价格比2005年高出41.5万元。
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油画随着中国艺术在海外的急剧升值,极受各路藏家的青睐,其总体价格将整体抬高,市场份额也将越来越大,中国油画也将越来越贵。(来源:金融投资报)

此外,各拍卖公司都日益清楚,拍卖这一行不应短视,短期的乐观难见未来,惟有时时记得忧患方可长久。于是,许多拍卖行开始避免接触那些可能存在的艺术阴谋,冷静地应对艺术投资者。做百年老店已经成为许多拍卖界老板们的正常心态,而不再比拼这场我能挣多少钱,关注这场我能在艺术拍卖界排第几的问题,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而且,买家也在成熟,也认清楚了一些炒作是策划,比如利用舆论的声音爆炒某件艺术品,让它和回流、圆明园国宝等挂钩,迫使某些财团或国家出面,以爱国的名义将其高价购回,最终让那些策划者乐翻。喜欢我就买,只要我手中有钱这才是购买艺术品的质朴心理。诸如这东西便宜,几年后可赚多少钱这句话后面才有更多的陷阱。
经济危机时下市场不好,但也是个机会,因为许多东西会便宜。这句话不错,但是只有嘴里长着两个舌头的人会说,这些说客们会这么说,也会那么说,反正怎么说都有理,本人是不赞同这些话的,惟一让我赞同的是:好货就是好价格,只要有钱,遇到心爱之物理性购买。只要坚持这两条,回头想想:好货卖出萝卜价的几率有多小,心爱之物谁肯低价割舍呢?
再回到关于今年是否暖春的探讨话题中,我个人认为,今年春拍应该是个温中见暖的春天,一个理由是各拍卖行主动调整,主动减少了水分,变得理性;二是推出了一些重量级作品,比如即将在中国嘉德上拍的宋人(旧题萧照)《瑞应图》、在北京保利上拍的宋徽宗《写生珍禽图》(尤伦斯夫妇藏)和北京翰海拍卖会上被蔡铭超购买的经典油画《南泥湾》,它们都属今年春拍市场上可圈可点的奇货,当然好东西价格自然不会低。

编辑:admin

编辑: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