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集作品600件

图片 1

丰子恺

林语堂

7个月,一场台湾文学史上鲜见的拍卖将会在台北进行。

这场拍卖中有于右任书法、丰子恺漫画原作,作家王鼎钧、余光中、白先勇等人的手稿,还有三毛、席慕蓉的画作,共285件精品。这是文坛大事,170余位台湾当代作家为此次拍卖提供了作品或收藏品。更令人称奇的是,他们拿出的所有珍品都是义卖。什么力量能调动众多名家携手相助?

《文讯》杂志的总编封徳屏写了近两百封信,两个月内,不断有捐助者把作品送过来。目前,杂志已经收到了600余件作品(为保证拍卖质量,将分两次拍卖)。在《文讯》的官网上,一篇题为《不变文学初心,开创史页佳话》的文章中,封徳屏这样写道,面对《文讯》及文艺资料中心即将搬迁到地下室的搬迁装修费用,以及两年半后又将面临典藏空间、重新寻找租赁场地的问题,我实在感到吃力无助。

7月,《文讯》杂志将迎来创刊30周年的生日。30年间,《文讯》搬了五次家,甚至在地下室待过三年。一个曾隶属于国民党文工会的文学杂志,在2003年成立了财团法人台湾文学发展基金会,摆脱了国民党党属刊物的政治色彩,走上了漫长的独立之路。用台北艺术大学戏剧学教授邱坤良的话说,这是一个喝过党奶水的文青。《文讯》为台湾文坛所称道的文史整理无疑是小众的,但在众多作家的响应之下,《文讯》的做法是民间刊物如何生存的一种探索和启示。

《文讯》的人缘与困窘

欢欣、感动来了,压力也来了,封徳屏说,卖不卖得出去?挣得了多少钱?

《文讯》筹款,将要成为文林的一件大事。远在美国的作家王鼎钧是第一位给《文讯》杂志送来作品的捐助者。

王鼎钧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移居美国,1983年《文讯》才创刊,他从没在台湾和《文讯》主编封徳屏见过面。但封徳屏曾委托一位中生代作家赴美采访鼎公。之后,每一期杂志都会寄给王鼎钧。2009年《文讯》创办银光副刊,专发表65岁以上作家的作品。王鼎钧和封徳屏的约稿往来就多了起来。

这次义卖,王鼎钧托人从美国带来一幅张隆延的魏碑对联,张隆延是书家,门生故吏遍台湾,比较容易安排。上联晓风残月备清景,下联白雪阳春有异声。

接到王鼎钧送来的对联后,封徳屏很高兴,但有点遗憾,没能看到他自己的书法。王鼎钧在邮件中回复说,要我的字参加义卖,恐怕对我估计过高了吧!直到半个多月前,王鼎钧告诉封徳屏,过几天会收到一个挂号小件。小件到了后,封徳屏打开一看,眼泪差点掉下来。那是一本精致的线装手稿,整本都是鼎钧先生的毛笔字,包括他这些年来送给同辈晚辈祝贺的对子,随笔。幽雅,隽秀,似乎他一生文学的灵魂,都融入在这些书法的形体中了。

手稿后附有一封信,王鼎钧在信里说,他没想到会有一个人会锲而不舍地一直问他要字,本来是逃避,后来被感动。我其实好想留下来,放在我们的资料中心,可是为了《文讯》的募款,又希望这个东西能够卖好价钱。我真的很矛盾。封徳屏说。

类似的感动和矛盾在两个月内不断上演。台湾作家王文兴不光捐出《家变》一书的手稿,还捐出了他收藏的于右任的书法。这幅书法是10年前他在台北汀州路古今书廊买下的藏品;女作家毕璞请儿子找出几张在箱底珍藏多时的字画。毕璞的丈夫林翊重是林语堂的侄子,后来曾接手林语堂创办的《宇宙风》杂志,时隔境迁,丰子恺当年在人生漫画专栏中的原作跟随林家来到台湾,毕璞于是决定将这13幅丰子恺原画捐给《文讯》义卖;散文家张拓芜曾和三毛、刘侠是号称铁三角的挚友,这次他把家中挂了三十年的一幅画捐了出来,而这幅画,正是三毛的作品。

欢欣、感动来了,压力也来了,封徳屏说,卖不卖得出去?挣得了多少钱?封德屏说。

感动归感动,热情不一定能成事,台湾作家亮轩说,他是《文讯》杂志的老作者,几年前还为《文讯》杂志的重阳节敬老活动做过主持。我看到封德屏,我都觉得应该给她磕个头,她做这么多,所以她开口的事情我从来不拒绝。亮轩这次捐出了自己装裱好的一幅对子和两幅小楷。

亮轩把作品捐出后,3月底去了国外,如果我在台湾,拍卖或许会更周全一点。募集的东西自然分三六九等,像三毛的画,没有达到精致艺术,但在文化史上有注解作用。

拍卖首先得对拍品价值进行评估,《文讯》主导的拍卖,就由《文讯》来定价。在亮轩看来,张书旗的彩墨书画《芙蓉蜻蜓》、汪亚尘等的书画等定价偏低。而于右任和丰子恺的作品也面临拍卖市场的考验,以齐白石为例,他的作品可以达到一千万人民币,但十万八万不是假的也有。

让亮轩更觉得凄凉的是画廊高额的租金。台湾画廊早年抽40%提成,现在是抽50%,甚至60%。如果以这种方式来抽成,恐怕《文讯》得到的就非常少。如果委托苏富比来做,恐怕场地费和手续费能把《文讯》所有的家底都花光。亮轩也曾试图去找企业家来帮忙,但这方面的经验告诉他,企业家一般第一句就会问:能不能全额抵税?这也让他顿生无奈,我们文人对这些东西都不明白,这一辈子别说是全额抵税,我们连部分额抵税也没干过,都是照章纳税啊!

对于亮轩的担忧,封徳屏也认同,困难存在于实际操作中。她请来台湾师范大学艺术研究所的曾肃良作为拍卖顾问,以及《典藏》杂志社长简秀枝等人作为筹备顾问,用的方法专业,拍卖的形式也很专业。大家都在期待,我只好奋力。封德屏说。

编辑:江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