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宽展舒质朴厚重,钱玄同与鲁迅的友谊之路

钱玄同书法,擅于写经体:笔势谨严,用笔偏厚而结构偏宽。其小篆汉隶以及北魏体楷书也有着较高的水准,以楷书的笔势用小篆书写,将圆笔变成了方笔。钱玄同是我国的文字改革和创制汉语拼音方案的先驱者,也是五四新文学革命的倡导者之一。

鲁迅去世后,钱玄同在《我对于周豫才君之追忆与略评》一文中概括说:“我与他的交谊,头九年尚疏,中十年最密,后十年极疏,——实在是没有往来。”他们的交往长达29年,这过程中发生了许多的事情,以致两人最终形同路人。

   
为文字改革的倡导者的钱玄同,在书法上造诣也很高,其不管小篆汉隶以及北魏体楷书,都是具有较高有较高的水准,能写一手漂亮的隶书和篆字,如钱玄同抄写的章太炎丛书里的四卷《小学答问》,他是以楷书的笔势用小篆书写,将圆笔变成了方笔。这事遭到了鲁迅的指责,认为像他这样激烈的人,不该这样复古。鲁迅先生对钱玄同书法作品大不以为然,多次批评他的字“俗媚人骨”。

说起两人的交往,很多人都会想到鲁迅在1922年12月3日的《呐喊·自序》中的那段生动叙述:

   
钱玄同隶书书法作品,钱玄同的字还不能说是一“无足观’,至少是取法有度:既有汉魏之风,也带了些清人隶书的气格,线条质朴厚重,用笔宽展舒和,颇耐一读。他题在一旁的楷书款,以篆隶线条将北魏和写经体揉合起来,读来似乎比他的隶书更有嚼味。钱玄同书赠“凡将斋主人补壁”的,“凡将斋”为著名金石考古学家马衡的斋号。“钟磐竿笙筑坎侯,黄润纤美宜制禅。”(坎侯,是一种古乐器名。)

“那时偶或来谈的是一个老朋友金心异,将手提的大皮夹放在破桌上,脱下长衫,对面坐下了,因为怕狗,似乎心房还在怦怦的跳动。‘你钞了这些有什么用?’有一夜,他翻着我那古碑的钞本,发了研究的质问了。……我懂得他的意思了,他们正办《新青年》,然而那时仿佛不特没有人来赞同,并且也还没有人来反对,我想,他们许是感到寂寞了,……于是我终于答应他也做文章了,这便是最初的一篇《狂人日记》。从此以后,便一发而不可收,每写些小说模样的文章,以敷衍朋友们的嘱托,积久就有了十余篇。”

图片 1

文中提到的金心异便是钱玄同先生。那时,钱玄同正为《新青年》“摇旗呐喊”。1917年1月,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将《新青年》由上海带至北平,使它成为北大文科的同人刊物。而此时的钱玄同,已在《新青年》发表了很多战斗性的文章,文学革命是钱玄同和陈独秀所共同努力的目标,而让这个阵营壮大发展,又是他们的愿望和企求。然而这一年,中国发生了太多的动荡,鲁迅失望了、沉默了,整天在绍兴会馆内抄写古碑文,把这当作“惟一的愿望。”

钱玄同书法作品

这时的钱玄同竭力想说服鲁迅加入到《新青年》的阵容中,他说:“我认为周氏兄弟的思想,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所以竭力怂恿他们给《新青年》写文章。”于是便有了前文中鲁迅的那段叙述,那便是钱玄同前去催稿而发生的一段对话。

   
而后又为刻印章太炎丛书续编《新出三体石经考》书写,这里用笔凝练,结体谨严,而且一丝不苟,妩媚妍丽,字体有了显著的变化。后来章太炎特于此书后题跋云:“吴兴钱夏,前为余写《小学答问》,字体依附正篆,裁别至严,胜于张力臣之写《音学五书》。忽忽二十余岁,又为余书是考,时事迁蜕,今兹学者能识正篆者渐希,于是降从开成石经,去其泰甚,勒成一编,斯亦酌古准今,得其中道者矣。”    
钱玄同书法还擅于写经体,笔势谨严,用笔偏厚而结构偏宽,给人题写签条似很合适。在当时的文人圈内,钱玄同是颇有书名的。如胡适的《四十自述》以及《游仙窟》等,书封均为钱玄同所题。周作人也曾说过“善书法,晚年写唐人写经体,时时给人家书题封面”。他当时有一位的朋友刘半农也是个写经体的高手,而水准与钱玄同完全可有一拼。俩人在私底下在一起时常也会各自夸耀:“我的字至少总比你好!”互相不买账。但纯以写经体而论,在气韵灵动上刘半农书法似应略胜一筹。

而说起钱玄同与鲁迅的相识,却不是在国内。那是在1908年,他们都是章太炎的学生,他们每个星期都要到章太炎先生处听课,见面机会虽然有了,但却很少说话。那时,鲁迅和周作人正在翻译《域外小说集》,“志在灌输俄罗斯波兰等国之崇高的人道主义,以药我国人卑劣、阴险、自私等等龌龊心理。”鲁迅为使译文更符合古汉语的训诂,勤向太炎先生请教。这样,“《域外小说集》不仅文笔雅训,且多古言古字,与林纾所译之小说绝异”。钱玄同读了《域外小说集》,认为“他们思想超卓,文章渊懿,取材谨严,翻译忠实,故造句选辞,十分矜慎”。由此,钱玄同对鲁迅产生了深刻印象。

   
在书法上,钱玄同屡次被鲁迅抨击,客观上看钱玄同的书法不像鲁迅那样有风致、有性情,但客观的评论其书法,无论是篆隶还是魏楷,都还是很有根底和功力的。鲁迅之所以讨厌他的字,实际是讨厌他的人,因人及字而已。(五四运动后钱玄同退回书斋,重操旧业,依然做起音韵、小学和经学等学问来,鲁迅对此非常不满。矛盾升级是在一场“古史辨”的论战中,钱玄同和顾颉刚、胡适站在了一起,以致与鲁迅“交恶”,从朋友变成陌路。)

钱玄同自日本归国后,先后在浙江、北京任教,他研究文字音韵学,后又赞倡文学革命,任《新青年》杂志编辑。在补树书屋里,他们高谈阔论,话题离不开反封建、文学革命以及对时局的忧虑,谈得最多的还是关于《新青年》、北京大学里的事情。

   
说来也巧,鲁迅后来因为志向不同,而总是抨击的钱玄同,但钱氏却是催促引导他写白文小说《狂人日记》的人。五四运动前,鲁迅躲在绍兴会馆抄古碑时,钱玄同是那里的常客,也就是那时受了钱玄同的鼓动和劝说,最终使鲁迅萌动了创作之念。后来鲁迅把文章小说发表在
《新青年》,署名鲁迅,这也是他头一次用鲁迅作笔名,从此,写作便就一发而不可收,小说、杂文等作品不断,在同旧世界的斗争中,冲锋陷阵,所向披靡,成为文化革命的主将。这其中不能忽视钱玄同是鲁迅《狂人日记》的催生者,其意义远超过了文学革命。

有一回,钱玄同说:“胡适之从美国回来了,来北大任教,《新青年》的力量更强了。”胡适在留美期间,常和同学讨论中国文学革命问题,并且练习着用活在口头的语言来写白话诗,作白话文。1916年,胡适写了一篇《文学改良刍议》寄给了《新青年》杂志,钱玄同很赞赏。

   
鲁迅在给许广平的信中说钱玄同是“胖滑有加,唠叨如故,时光可惜,默不与谈”。这就有一个典故:一九三三年为印《北平笺谱》与郑振铎和台静农讨论请谁来题签时,鲁迅颇反感由钱玄同来题,因此在信中也就先后有了“其议论虽多而高,字却俗媚人骨也”以及“盖此公夸而獭,又高自位置,托以小事,能拖至一年半载不报,而其字实俗媚人骨,无足观,犯不着向铿吝人乞烂铅钱也”的评语。可以看出,鲁迅在评论书法方面,带有个人的偏见的,对钱玄同来说似乎就有失公允了。客观地说,钱玄同和鲁迅还应该算是同路人,他们的方向大致相同,只是在小岔道上有些分歧。人各有志,钱玄同的奋斗目标,和刘半农一致,是语音方面的革命。

钱玄同给周树人讲胡适,讲北大,讲阻遏白话文学发展的“十大妖魔”、“选学妖孽”和“桐城谬种”。周树人听着钱玄同眉飞色舞的讲说,觉得“文学革命”的大旗树得很勇敢,很必要。而钱玄同所说的两人交往甚密的阶段便是这个时期了。

   
钱玄同“五四”时期参加新文化运动,提倡文字改革,曾倡议并参加拟制国语罗马字拼音方案,是我国著名的语言文字学家。一九一七年,他向陈独秀主办的《新青年》杂志投稿,倡导文学革命。成为鼓吹新文化,攻击封建主义,提倡民主、科学的勇士。他提出“选学妖孽、桐城谬种”的口号,明确了新文学革命的对象。在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那一段时间里,钱玄同和陈独秀、胡适、刘半农、鲁迅等都是并肩协作的战友,为推翻旧势力,打倒“孔家店”,他们以笔为枪,横扫千军。尤其是钱玄同化名“王敬轩”,在《新青年》杂志上与刘半农唱的一出“双簧戏”,故意制造一场论战,以便把问题引向深入,唤起社会的注意。这不仅揭开了文学革命的崭新一页,也为新文化运动史上留下了一则佳话。   
作为音韵文字学家的钱玄同,
他在语言文字学方面上的语文改革活动、文字、音韵和《说文》的研究等几个方面有着卓越的贡献。在语文改革运动中,他是冲击封建文化一员猛将。他反对文言文,提倡白话文的态度很坚决。他率先在《新青年》上发表致陈独秀的白话信,并也请他人用白话作文。一九一七年,钱玄同便提出汉字应改竖排直读为横排左右读为宜,他说:“人目系左右相并,而非上下相重。试立室中,横视左右,甚为省力,若纵视上下,则一仰一俯,颇为费力。”此说可谓非常的科学而有远见。他和赵元任、黎锦熙等数人共同制定“国语罗马字拼音法式”。1931年定稿,用北京语音为标准音。       
钱玄同于1917年在北京大学预科讲授文学学音韵部分时用《文学学音篇》讲义。它是中国第一部音韵学通论性的著作,首次把古今字音的演变划分为周秦、两汉、魏晋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现代六个时期,形成了第一个完整的汉语语音史分期方案。这种历史的观念,数十年来,影响颇大,超越了传统音韵学有点有面而没有历史的研究方式,迄今仍为音韵学家所称引。   
钱玄同(1887-1939)浙江吴兴人。原名夏,字中季,少号德潜,后更为掇献,又号疑古、逸谷,笔名浑然。常效古法将号缀于名字之前,称为疑古玄同。五四运动以前改名玄同。吴越国太祖武肃王钱镠之后。他为人正直,生活俭朴,论学无门户之见。但他也是个生性狂狷,说话做事都非常偏激而走极端,一个个性十分鲜明的人。

1918年,钱玄同和刘半农合演了一段双簧戏,大骂《新青年》和倡导白话文一反一正两篇文章发表在同一期,狠狠打击了封建遗老遗少们的嚣张气焰,扩大了文学革命的影响。钱玄同的思想很坚定,周树人听他讲文学革命,不觉这成了一种深深的影响。钱玄同是文化革命的勇者,周树人跟这样的人物朝夕相处,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在钱玄同一直以来的鼓励、邀约和催促下,周树人的短篇小说《狂人日记》逐渐完成。5月5日,《狂人日记》在《新青年》四卷5号出版,周树人第一次署名鲁迅。这一期还发表了周树人的第一批新体诗《梦》、《爱之神》和《桃花》。

   
比如钱玄同曾经说上了四十岁的人都应该枪毙,以符合吐故纳新的辩证法规律。后来他自己过了四十周岁却活得颇有滋味,于是胡适还一专门写了白话诗开他的玩笑,而鲁迅这时就不会放过打击他的机会的,做了一首打油诗更为出名:“作法不自毙,悠然过四十,何妨赌肥头,抵挡辩证法。”对他作了辛辣的讽刺与挖苦。还有一件比较极端的事:初期的他提倡复古,主张文字应一律用小篆。后来他反对复古时又来了个“大彻底”,说所有的古书都应扔到茅厕里去,就连汉字也应废除,改用拉丁字母。所以,人们说他是个一边提出要取消汉字,一边却书写着最传统文字的学者书法家!

鲁迅后来写出来很多伟大的作品,就是从这开始的。五四风暴过后,钱玄同与鲁迅产生了矛盾,两人的深厚友谊便就此搁置。

   
在评介钱玄同的学术成就时,还有他在史学界的贡献是不能忽视的。他既反对“泥古”,又反对“蔑古”。他辨真伪,审虚实,求真信,成为了承袭清代道咸年间今文家极盛余绪而又启发现代用科学方法扩大辨伪运动的第一人。

1936年10月19日,鲁迅病逝于上海。钱玄同写了《我对于周豫才君之追忆与略评》,文章回忆了他们之间交往,指出鲁迅有三长三短。

   
钱玄同一生在新文学运动、新文化运动、国语运动、古史辨运动以及音韵学诸方面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由于钱玄同多议论,少著述;而且他对于旧作采取了一种近乎苛求的态度,以致他的文章从来没有系统搜集,辑佚成册。他的文章未能结集出版,虽然并未因其少著专书而损及其学术声誉,毕竟影响了他学说的传播,不利于对他进行全面的研究,并在此基础上作出准确的历史定位。

他说鲁迅的三大长处是:“治学最为谨严”,“绝无好名之心”,“有极犀利的眼光”。三点短处是:多疑、轻信和迁怒。

更多书法作品

钱玄同说他对鲁迅的批评,是基于他与鲁迅交往的事实,而除此之外,“我都不敢乱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