隶书极致伊秉绶书法,隶法作篆破玉筯篆藩篱

伊秉绶隶书为汉碑中雄伟古朴的一类,伊秉绶写隶书有着愈大愈壮,气势恢宏的特点,笔画平直,分布均匀,四边充实,方严整饬。因受衡方碑影响,以篆笔做隶,墨沉笔实,醇古壮伟,为清代碑学中的隶书中兴的代表人物之一,被誉为乾嘉八隶之首,他的隶书与擅长篆书的邓石如,并称南伊北邓。

邓石如书法以隶法作篆,为篆书开辟了一个新天地。他的四体书法特点是:篆书纵横捭阖,字体微方;隶书结体紧密,貌丰骨劲,大气磅礴;楷书笔法斩钉截铁,结字紧密,得踔厉风发之势;行草书笔法迟涩而飘逸,大草气象开阔,意境苍茫。邓石如在书法基础上也是篆刻家,开创了皖派中的邓派。他以刻小篆为主,强调笔意,风格雄浑古朴、刚健婀娜,书法篆刻相辅相成,篆刻有疏处可以跑马,密处不使透风的特色。

   
伊秉绶书法在四体书篆书、隶书、楷书、草书中,尤以隶书最为突出,独具个性特色:笔画平直,分布均匀,四边充实,方严整饬,有强烈的装饰之意趣,雄冠清代。伊秉绶受“衡方碑”影响,以篆笔做隶所开辟的隶书新书法,是继邓石如之后,又一个以隶书称雄天下,他笔下的线段形式在书史上可算是“无中生有”的创造,风格具有大家风范,足以名垂书史。

   
邓石如书法被称之“四体皆精,国朝第一”,他的书法以篆隶最为出类拔萃,小篆成就最大,他以篆隶为本而兼工宾行草诸体,他的早年小篆的特点:以斯、冰为师,结体略长。晚年的篆书特点:线条圆涩厚重,雄浑苍茫,臻于化境。对篆书一艺的发展作出不朽贡献。邓石如书法,在清代留下了一种堂堂正正的品格,把清代书法引领到一个充满生机的时代。

图片 1

图片 2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1

邓石如书法作品欣赏1

   
在汉碑研究及隶书创作中,伊秉绶的隶书方正、奇肆、姿纵、齐整与参差结合,平滑与迟涩裕配,最终构成了充实宽博、气势雄浑的艺术格调。由于清代书坛大量碑版的出土,从而使得衰落了几千年的篆隶书法及篆刻艺术重放异彩。

   
邓石如的篆书初学李斯、李阳冰,后学《禅国山碑》、《祀三公山碑》、《天发神谶碑》、石鼓文以及彝器款识、汉碑额等。他创造性地将隶书小篆笔法相结合,大胆地用长锋软毫,提按起伏。以隶法作篆,他的书法特点是:篆书时从秦汉瓦当和汉碑出来,纵横捭阖,字体微方;隶书是从汉碑中出来,结体紧密,貌丰骨劲,大气磅礴,也使清代隶书面目一新;楷书是从六朝碑版出来,兼取欧阳询父子体势,笔法斩钉截铁,结字紧密,得踔厉风发之势;行草书是从晋、唐草法出来,笔法迟涩而飘逸,大字草书气象开阔,意境苍茫。突破了千年来玉筯篆的藩篱,开创了清人篆书的典型,清代篆书开辟了一个新天地。

   
伊秉绶的书法融汇秦汉碑版,以篆笔做隶,笔画粗细大致均等,古朴浑厚,墨沉笔实,醇古壮伟,有庙堂之气。汉魏碑版有种苍茫劲健的古穆气息,伊秉绶也写出了汉碑其中的原汁原味。人们非常贴切形容其隶书大智若愚、大巧若拙来概括。古今评者所谓其善写隶书大字“愈大愈壮,气势恢宏”的特点比较明显,评其诸隶书作品多有“方严、奇肆、宽博、恣纵”的特点。

   
邓石如是清代碑学巨匠,“邓派”篆刻艺术的创始人。其篆书的主要成就是小篆。邓石如篆书结体偏长,圆浑中离有犀利,平正中见其精神。他廓清了唐代以来篆书的呆板匀弱之气,开创了劲健厚重、雄浑古穆的清代篆书新境。《清史稿》中记载:大学士刘墉、副都御史陆锡熊,见到邓石如书法皆惊异日:“千数百年无此作矣!”评价之高,也无人能及。邓石如不愧是一位诸体皆工、篆隶尤佳、名噪当时又流传后世的书法大师。

图片 3

图片 4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2

邓石如书法作品欣赏2

   
伊秉绶用笔劲健沉着,极富疏密聚散之变化,于道劲之中别具姿媚。在笔画形态上,他与传统汉隶的书写方法有着很大的差异,其简化了汉隶线条丰富的节律和汉隶横画一波三折、蚕头雁尾的动感,线条在他的笔下简单化了,在以基本没有粗细变化的、平直雄壮的笔画加以塑造,这种朴厚单一的中锋线条犯了书法上是一大忌,弄不好就会被讥讽为“布如算子”,但伊秉绶的线条给人在视觉上,感觉到传递着朴拙、厚质、愚笨和憨厚的信息。他的字内架构与字外空间精心策划,长短参差的并行线条,增强了字内空间的可读性与趣味性。大小错落的外部空间所体现的变化,弥补了单一线条的时间节律。

   
邓石如篆书的成就主要在小篆。邓石如的小篆取法众家之长,不仅从大篆中汲取营养,在用笔上更以隶书的笔法作篆,平拖、绞转兼用,雄浑涩进,苍茫大气,富于变化,从而丰富了篆书的用笔。正如包世臣《国朝书品》中所评价,邓石如之篆“平和简静,遒丽天成”。特别是邓石如晚年的篆书,线条紧涩厚重、浑雄苍茫,已臻化境。邓石如堪称清代篆书继往开来之翘楚。小篆自古以来的主要特征就是李斯开创的那种所谓的玉筋篆。玉筋篆除横平竖直、圆转流走的线条使人惊叹之外,它的用笔单调和刻意求工,总让人们觉得其平淡和俗滑。邓石如的小篆,不以李斯、李阳冰为满足,而是大胆走自己的路,与古人论高低。

图片 5

图片 6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3

邓石如书法作品欣赏3

   
在结体上,汉隶结构有着扁平的特点,但在伊秉绶手上却没有体现出这个特点,只剩下粗木搭房式的笨拙造型。他的这一笨拙造型几乎到了极限,几近于后世的装饰美术字。在笔划上,伊秉绶隶书与传统汉隶有很大的差异:他省去了横画的一波三折和蚕头雁尾,代之以粗细变化、甚至几乎没有变化的直线。于是,他以建筑般的结构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邓石如四体书法中,隶书是从长期浸淫汉碑的实践中获益甚多,能以篆意写隶,又佐以魏碑的气力,其风格自然独树一帜。楷书没有从唐楷入手,而是追本溯源,直接取法魏碑,多用方笔,笔画使转蕴涵隶意,结体不以横轻竖重、左低右高取妍媚的方法而求平正,古茂浑朴,与时俗馆阁体格格不入,表现出勇于探索的精神。      
邓石如创新的意识极其强烈,在隶书波挑的写法上,不是单纯的向上挑笔,而独具一种特有横挑的风味;隶书的捺笔,邓石如往往向下出锋,有笔断意连之势。邓石如的隶书,坚挺力足,锋芒独到,有一股慑人心魄的力量。他是继郑燮、金农之后而有很大发展的隶书大家。阳湖钱伯炯深深佩服邓石如篆、隶书为绝业。而包世臣是这样评价邓石如的:“其分书则遒丽淳质,结体极严整,而浑融无迹。”

   
在汉字的结体上几乎摒弃了一切传统因素的伊秉绶,大胆的设计和对线条的重塑,带有很大的冒险性。把隶书书法的审美意识推到临界点,再越半步就是“雷池”,就会坠入万丈深渊的可能。好在他还是适当的把握住了自己。然而这不是技穷后的造做,也不是为创新而故弄玄虚,而是在深人把握汉隶神髓后的一次新的变异。他所表现的只有一种气魄—种静穆的气魄,犹如一尊尊巨型雕塑聂立在我们的面前,使人产生仰视的感觉,而对此肃然起敬。

图片 7

图片 8

邓石如书法作品欣赏4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4

     
在成就的背后,邓石如跟其他书法家一样学习之勤苦,非常人能比。他与历史上其他名家一样,为学习书法付出了相当艰苦的劳动。邓石如用了三年的时间遍临《史晨前后碑》、《华山庙碑》、《孔羡碑》《白石神君碑》、《张迁碑》、《校官碑》和三国时代的《受禅碑》、《大飨碑》等五十本汉碑等。他用篆书笔法加以改造隶书,显得尤为深沉。其风格“结体严重,约峰山、国山之法而为之”。从邓石如隶书特色来看,他似乎还学过《曹全碑》、《夏承碑》、《乙瑛碑》、《石门颂》、《衡方碑》、《鲁峻碑》等。他深得《曹全碑》之遒丽、《石门颂》之纵肆、《夏承碑》之奇瑰以及《衡方碑》之淳厚。这些为以后篆刻奠定了基础。

   
伊秉绶洞悉艺术朴素真挚的本质,但又深受儒家审美的影响。于是,一方面,他的隶书和齐白石的篆书一样,笔力扛鼎,雄浑磅礴;另一方面他又气韵收敛,文气十足,异于白石老人的恣肆奔放。如果说他以建筑般的结构取得了空前成功的话,那么,他和欧阳询的楷书则有异曲同工之妙;如果说他以减少用笔动作,将线条单纯化,而取得成功的话,那么,他又和八大山人的风格不谋而合。在学习汉碑、崇尚质朴的书学实践中,有清一代众多书家中,伊秉绶做得更纯粹,气势更宏大。

图片 9

图片 10

邓石如书法作品欣赏5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5

   
《清史稿》中记载邓石如“好《石鼓文》,李斯《峰山碑》、《泰山刻石》,《汉开母石胭》,敦煌《太守碑》,吴苏建《国山碑》,皇象《天发神谶碑》,唐李阳冰《城煌庙碑》、《三坟记》等,每种临摹各百本。又苦篆体不备,写《说文解字》二十本。搜三代钟鼎,秦汉瓦当、碑额。五年,篆书成。乃汉分,临《史晨前后碑》、《西岳华山碑》、《白石神君碑》、《张迁碑》、《潘校官》、《孔羡碑》、《受禅碑》、《大飨碑》诸碑,各五十本。三年,分书成”。他临写篆书名帖十本,上百遍的临摹;半年内写小篆20万字,三年内临写汉代隶书名帖500本。

    伊秉绶的隶书与擅长篆书的邓石如,并称“南伊北邓”。
伊秉绶与邓石如在创新的道路上走的不是同一种路。邓石如是以当代的审美思想去改造古人,实现他的笔墨当随时代的理想。而伊秉绶却以古人的思想改造时世,完成了传承上的新的继承。追求古朴,追求“碑”味,在这一点上两个人是相同的,两种不同的方法所取得的效果最后是殊途同归的。

图片 11

   
假若伊秉绶不是用他那极具立体效果的线条为前提的话,他把隶书写得这么夸张,与今天的美术字有几分相似,然而,就是这种动作单一的中锋运笔,却塑造出了一种全新的艺术风格。伊秉绶通过线条长短的变化,采用参差错落的并行方式,从而为书法注人了新的活力,达到了一种理性与自然的交融,实现了他创新的愿望。

邓石如书法作品欣赏6

图片 12

   
碑学之有邓石如,正如帖学之有王羲之。可见其在篆隶方面成就之外,更加引人注目的是他在碑学上的巨大贡献。邓石如是清代中后期崇碑运动的先导与巨子,其在魏碑用笔的创新上所取得的艺术成就,足以与书史上的钟(繇)、王(羲之)、颜(真卿)、黄(庭坚)相辉映。这个新方法特点是:在书写过程中,既重视笔画的两端,又特别注重笔画的“中截”部分的用笔。
碑学派的最大特征就是强调“大、重、拙”。大就是大气,重就是厚重,拙就是生拙。在魏碑的大、重、拙方面,邓石如用尽了他的全部精力和心血。他所创造的笔法就是笔杆与行笔的方向相反,倾斜着运笔,成逆进之势,从而使“其中截无不圆满”,线条不毛不厚,不厚不重。

伊秉绶书法作品欣赏06

图片 13

     
伊秉绶(1754一1815年),字组似,号墨卿、默庵,福建汀州(今长汀)人,人称“伊汀州”,与邓石如同为“启碑法之门的开山鼻祖”。出身宦官之家的他在乾隆五十四年进士,历任刑部主事,后擢员外郎。嘉庆四年任惠州知府,因与其直属长官、两广总督吉庆发生争执,被谪戍军台,诏雪后又升为扬州知府。其从中受大学士朱珪的赏识与纪晓岚的器重,拜纪为师,又拜当时最负盛名的书法家刘墉为师学书法。他为官清廉,勤政爱民。《芜城怀旧录》称赞他说:“扬州太守代有名贤,清乾嘉时,汀州伊墨卿太守为最著,风流文采,惠政及民,与欧阳永叔、苏东坡先后媲美,乡人士称道不衰,奉祀之贤祠载酒堂。

邓石如书法作品7

   
伊秉绶善书,兼喜绘画(擅画山水和梅竹)、篆刻,亦工诗文。他的一些隶书联的特点:有着严格的中锋行笔,藏头护尾,法度森然,其笔画粗细大致均等。圆润率直,是地道的篆、籀笔意,结体左右平均匀称。他的隶书,善用浓墨,墨色柔润,乌亮如漆,笔划光洁精到,此五言联,其笔力雄健,中画沉厚挺拔,融合了《郙阁颂》、《张迁碑》、《衡方碑》等汉隶名碑的优点,形成了自己严而不刻板,凝重而有韵致,夸张而合情理的隶书风格。

   
邓石如新的笔法所创造的“毛边粗老”的艺术效果,在魏碑的大、重、拙尤其是其线条的厚重方面,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绩,为魏碑书写的艺术实践迈出了可喜的第一步。正是这种新的笔法的问世,给帖学传统注人了新的活力。邓石如的新笔法赢得了“千数百年无此作”的高度评价。因此,邓石如新的笔法,具有划时代的、开辟新纪元的重大意义。

更多书法作品欣赏

   
在邓石如的直接或间接传授下,很多人涌进了这一行列,其中就有不少杰出之士享有大名,如包世臣、吴让之、赵之谦、莫友芝、吴大澄、徐三庚、杨沂孙、康有为、吴昌硕等等。后起之秀如此倾心于邓顽伯,在今天,当我们站在历史的角度去审视这一现象时,信然于糜糜的帖风中碑风磊然而拔起,邓石如书法开创一代潮流,他的新笔法的问世,是碑学在实践上成熟的标志。新的笔法的问世,当时在他生活的年代里,不被当时人所认知、肯定和接纳,就有人直指其“破坏古法”。开始并他当时则不以为然地答道:“某书修短肥厚皆有法,一点一画皆与秦汉碑刻合,不似公俗出,放荡任意无所忌。”

图片 14

邓石如书法欣赏10

   
邓石如(1743—1805),清代篆刻家、书法家,邓派创始人,安徽怀宁人。原名琰,因避仁家讳,遂以字行,少读书,好刻石,仿汉人印篆甚工。性廉介无所合。其出生于寒门,祖、父均酷爱书画,皆以布衣终老穷庐。他以丰富的经历和诚挚的为人、对书法篆刻艺术的酷爱和对艺术的献身精神,以及他在篆隶上取得的具有开拓性的成就,还有他创造的魏碑新笔法等,赢得了有清一代篆隶领袖的伟名。中国书法五千年来书家勤学苦练不乏其人,但像邓石如这样作为终生一介布衣,把书法作为自己唯一的事业加以追求,穷其一生的精力,致力于书法和篆刻的研究,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在中国书法史上是罕见的。

图片 15

邓石如书法作品8

   
邓石如身材高大,胸前飘一绺长长的美髯,遇人落落,性格耿介,无所合,无款曲,无媚骨,无俗气,看来称得上顶天立地的一个伟男子,因为其祖辈出身寒微,枯老穷庐,他的一生更备尝人间的酸甜苦辣,过着“采樵贩饼饵,日以其赢以自给”的生活。他以“山人”自居,于荒江老屋中高卧,把功名两字都忘记了。

   
邓石如的好友师荔扉曾经送他这样两句诗:“难得襟怀同雪净,也知富贵等浮云。”看淡了浮华、浮夸、浮名,也就与浮躁相去甚远。他只是归于淡,把世间万物都看得淡了,淡到自甘寂寞,远离红尘。”,他没有柳永那种怀才不遇的牢骚;“患名之不立,患年之不长”,他缺乏贾逵的雄心进取心;“名飞日月上,义与风云翔”,他也不具备李白的济世大志。

图片 16

邓石如书法作品9

   
在政局比较稳定的“乾嘉时代”,生活随着时间的河流,日复一日地平静地流去。邓石如戴草笠,着芒履,策毛驴,浪迹天下名山大川,有如云水之间孤独的浮鸥。把名利看得那么淡泊,过着自己闲云野鹤的日子,这无不令人向往啊。数十年的勤学苦练和遨游生活,使邓石如得以融古碑之精髓,得山川之灵气,置身秦汉,体察魏碑,穷极篆隶名迹,书尽碑版片纸,献身艺术,艰难跋涉,继承传统。开拓创新,形成了“篆、隶、真、行、草”诸体皆备、具有独特风格的一代艺术巨匠,在中国书法史上产生了划时代的意义。

更多书法作品欣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