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症汇纂,清御医遗著或将孕育第三个国家级绝密中医药配方

图片 19

  北京中医药学会仲景学说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陈建国

图片 1

图片 2

《聊复集·怪症汇纂》书影。 钟欣 摄

  2017年1月,中国收藏家协会书报刊收藏委员会彭令主任从民间发掘出清嘉庆御医汪必昌所著《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以来,深入开展专题调研,广泛征求各方意见,多次召开会议进行研讨鉴定,引起有关部门、医药企业、民间机构等广泛持续关注。目前,中国中医学界、古籍善本领域有关专家对于该孤本的重要医学史学价值均表示高度认同,一致认为:《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属“清嘉庆御医汪必昌亲笔手录治疗疑难杂症的秘方偏方稿本真迹”传世孤本,汇纂了从春秋战国到清嘉庆2200多年间中国中医药界治疗怪症的药方,极为罕见珍贵,填补了“中国古代御医搜集治怪症秘方偏方稿本”的世界性空白。同时,为尽快挖掘该孤本巨大医药价值,探索民间力量服务于国家中药业发展战略可持续发展道路,按照国家相关法律制度要求,遵循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并重原则,全面推动了稿本内容实践检验以及市场化运营销售工作,各项工作进展有序,部分成效显著。

清御医著《聊复集·怪症汇纂》或将孕育第三个国家级绝密中医药配方

图片 3

北京5月6日电中国收藏家协会书报刊收藏委员会主办,北京海王村拍卖有限公司和北京世诺医学交流中心协办,中国收藏家协会书报刊收藏委员会中医药文献研究小组承办的“清嘉庆御医研究初期成果发布会”6日在京举行。与会中医专家认为,清嘉庆御医汪必昌所著的《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为传世孤本,其中医临床价值非常高。

图片 4

2017年,汪必昌晚年遗著《聊复集·怪症汇纂》等4种未刊稿本现世,将这位几乎已被遗忘的传奇医家重新带回大众视野。此前公开出版的《聊复集》有五卷,分别为《医阶辨脉》、《医阶辨证》、《医阶辨药》、《眼科心法》、《玉钥集》。此次发现的4种未刊稿本皆不见于今本《聊复集》中,分别为《怪证汇纂》、批注《陶氏杀车三十七槌法》、《针灸论》与《怪证方法》。其中《怪症方法》篇幅最大,占整个稿本的四分之三以上,收录御医整理的秘方偏方五百四十种,涉及各类疑难杂症,其中不乏“癌症”“肿瘤”“尿血吐血”、“消渴症”、“中风瘫缓”和“白癜”等。

  一、从国家政策角度出发,研究坚持市场化道路的正确性

稿本现世的消息经发布后,相关部门高度重视,组织专家进行查证和核实。2017年8月8号,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委托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约谈藏家,提出“保护原件,保护秘方”,同时保护收藏者的合法权益。2017年11月13日,国家文物局复函提出“合法交易,限制出境”的指导性意见。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发展中医药摆上更加重要的位置,把“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作为新时期卫生与健康事业发展的重要方针之一,把坚持中医药发展深化改革、激发全社会参与作为基本原则,努力推动形成中医药古籍领域可持续发展局面。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在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过程中,我们要坚持中国特色卫生与健康发展道路,把握好一些重大问题。要坚持正确的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在基本医疗卫生服务领域政府要有所为,在非基本医疗卫生服务领域市场要有活力。国家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明确支持。

图片 5《聊复集·怪症汇纂》的部分目录。
钟欣 摄

图片 6

此外,由全国古籍整理出版规划领导小组成员、中国中医科学院医史文献研究所原所长、博士生导师余瀛鳌和北京中医药大学冯世纶教授指导撰写的学术论著《清嘉庆御医汪必昌考略》在《中华中医药杂志》第33卷第4期发表,受到海内外中医学界的关注。该杂志被中文核心期刊、中国科技核心期刊、RCCSE中国核心学术期刊等数据库收录。

图片 7

该论文从“生平考”“医术考”和“近闻录”三方面对清代御医汪必昌进行了考证,从布衣儒生到宫廷御医,《中医人物词典》中收录清代名医达两千余人,其中医术深厚至可称“医学家”,同时地位显赫至“御前太医”者却不过五人,其中就有清嘉庆御医汪必昌,因其医术高超而以布衣召入宫廷。

  一是国务院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明确指出,“国家采取措施支持对中医药古籍文献、著名中医药专家的学术思想和诊疗经验以及民间中医药技术方法的整理、研究和利用”“国家采取措施,加强对中医药基础理论和辨证论治方法,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和重大疑难疾病、重大传染病的中医药防治,以及其他对中医药理论和实践发展有重大促进作用的项目的科学研究”。

论文还指出,此未刊稿第五十六叶前半页尾,有朱笔增补的医方:“小儿夜啼,用蝉退七个,取后半焙干为末,用薄荷汤少入酒调服,而啼自止。若不信,用蝉退上一半,一样调服,仍啼如旧。”以蝉蜕治疗小儿夜啼之方此前便有记载,如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普济蝉花散:治小儿夜啼不止,状若鬼祟。用蝉蜕下半截为末,一字,薄荷汤入酒少许调下。或者不信,将上半截为末,前汤调下,即复啼也。”相比较而言,汪氏此未刊稿本中所载之法无疑更为方便实用。据该书藏家透露,仅解“河豚毒”一个药方,就有海外买家愿出价2000万元人民币购买。

图片 8

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前所长郑金生从事中医药古籍文献研究逾40年,曾主编《海外中医珍善本古籍丛刊》、合纂柏林藏中医药抄本英文书目等,对国内外中医文献了如指掌。在6日的发布会上,他说:“查检国内各大公共图书馆及中医药院校图书馆的书目,同时查阅日本、韩国、美国、德国及我国台湾省等现存中医图书类书目,暂未发现有其他中国古代御医汇纂的怪症奇方稿本传世。”

图片 9

余瀛鳌则直言,我们现在谈它孤本,重点是怪病为主的孤本。从他的研究角度出发,他认为这部书稿的中医临床文献价值特别高,“这里面有些治疗疑难杂症的方子,如果能开发成功,不仅对中国医学界的重大贡献,对国际临床医学来讲也是重大贡献。”

  二是国务院印发的《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明确指出,“坚持统筹兼顾,推进中医药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把中医药医疗、保健、科研、教育、产业、文化作为一个有机整体,统筹规划、协调发展”“坚持政府扶持、各方参与,共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把中医药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内容,纳入相关规划、给予资金支持。制定优惠政策,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积极营造平等参与、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不断激发中医药发展的潜力和活力”。

会上还通过了关于“研究清嘉庆御医汪必昌初期成果发布会”的三点核心认识:

  三是国务院出台了《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明确指出,“实施中医药传承工程,全面系统继承历代各家学术理论、流派及学说,将中医古籍文献的整理纳入国家中华典籍整理工程,开展中医古籍文献资源普查,抢救濒临失传的珍稀与珍贵古籍文献。鼓励基于经典名方、医疗机构中药制剂等的中药新药研发”“改革完善中医药发展体制机制,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拉动投资消费,推进产业结构调整,更好发挥政府在制定规划、出台政策、引导投入、规范市场等方面的作用,积极营造平等参与、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不断激发中医药发展的潜力和活力。”对新时期推进中医药发展作出系统部署。

其一,《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为传世孤品,其中清嘉庆御医汪必昌汇纂的治疗历朝历代(春秋战国至清嘉庆十四年2200多年间)怪症的秘方、偏方540种,设计人体由上到下、由内到外、由形的各类疑难病症,是中医药史上的“古代御医汇集治疗怪症秘方传世稿本”的重大新发现,也是古代怪症治疗的巅峰之作。由于《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重现,第三个国家级绝密中医药配方或将在其中出现。

图片 10

其二,清嘉庆御医汪必昌汇纂的治疗怪症的秘方偏方,所治疗的怪症既包括传至今日仍然属于疑难病症的“癌症”、“肿瘤”、“羊癫疯”、“癫狂”“十年青盲”与“三十年耳聋”等,也包括许多传至今日已经不属于疑难病症,但是仍十分难治愈的疾病如“消渴症”、“狐臭”、“白癜”、“高年气喘”、“老年闷塞”(类似便秘”和中年瘫缓等病症。

图片 11

其三,包括中医药秘方偏方在内的许多核心技术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清嘉庆御医汪必昌汇纂并经部分验证的历朝历代治疗怪症的秘方偏方540种,必须永远掌握在中国人自己手中,绝不容许流失。

  二、从挖掘研究过程出发,探索不同阶段多层次协同攻关模式的可行性

据悉,《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现由中国书店旗下拍卖公司负责销售。

  国家鲜明的政策扶持和市场导向,极大激发了全社会参与中医药事业建设发展的热情,为中国古籍医书整理、发掘及价值提升奠定了坚实的制度基础。彭令先生严格遵循国家政策法规,在《聊复集·怪症汇纂》稿本购入、鉴定、宣传等方面付出巨大心血,积极推进稿本医学价值、文化价值、历史价值评定实践验证与市场化运作,努力防止其流失海外,取得了显著成效。

图片 12

  (一)孤本发掘过程

  2017年1月,彭令先生在全国收藏界主导发起了发掘古籍医术活动,得到民间收藏家的大力支持。2月,京城收藏家即提供该稿本转让信息,彭令先生按其提供的地址驱车赶到原藏家住处进行考证。凭借自身十五年以上买卖古籍旧书的经验细看,通过细审纸张、墨色和字迹,即已断定其为清代旧书。接着深入查考。查阅稿本内避讳文字及稿本内文记有“嘉庆年间异闻”,进一步确定了成稿时间应为清代嘉庆年间,再细阅其板式、行款与汪必昌所著《聊复集》刻印本完全一致,结合稿纸版心刻印的“聊复集”三个字,以及内文记载的来自民间、典籍和宫廷的秘方偏方等,锁定作者为清代嘉庆御医汪必昌。鉴于这部《聊复集-怪症汇纂》未刊稿本内容丰富,含治疗怪症(疑难杂症)秘方五百四十种,共七百七十八个,其中不乏“癌症”、“肿瘤”、“尿血吐血”、“猝死”、“黄疸”、“性病”、“羊癫风”等以现代医学暂时仍难以彻底解决的疾病,遂决定购买该本稿本。经与藏家就转让价格进行多轮磋商后,彭令先生联合多个合伙人短时间内筹集巨资共同购买,并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及时主动足额缴纳了相应税费。

图片 13

  (二)价值考证过程

  一是拜访名家。2017年2月至5月,彭令先生先后数十次拜访国内古籍善本领域、中医药学界名师专家进行细致鉴定,其中不乏相关领域的国内泰斗。如,在古籍善本领域,陈先行先生(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全国古籍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上海图书馆研究馆员)、拓晓堂先生(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善本部原副研究员、中国嘉德拍卖公司古籍善本部原总经理、现任顾问)、范景中教授(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图书馆原馆长)、姚伯岳教授(北京大学图书馆研究员、古籍部原副主任)等,均明确表示“稿本属于孤本,文献价值极高,从版本学上来说,珍贵得不得了”。在中医药学界,拜访请教了余瀛鳌(中国中医科学院荣誉首席研究员、全国中医药传承博士后合作导师、全国古籍领导小组成员、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届学术委员会委员)、冯世纶(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师承博士后导师、卫生部中日友好医院主任医师)、郑金生教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史文献重点学科的学术带头人,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谷世喆教授(国家第四批带徒名老中医师、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针灸学院原院长)、樊正伦教授(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古籍室原主任、北京崔月犁传统医学研究中心研究员)、潘宣(中国医学科学院暨北京协和医学院研究员、国家首批执业中药师)和陈建国(中国中医药研究促进会经方分会副会长、北京中医药学会仲景学说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等,中医药界专家普遍感到“该未刊稿本很值得深入研究,其间有补注、有心得、有发挥、有创造,十分宝贵”。

图片 14

 

  二是潜心研究。彭令先生组织专家研究古代其它古籍医学专著,希望通过对比分析,发现该稿本价值。从《黄帝内经》中了解古代早期病理、疾病的原则及方法;从《伤寒杂病论》中发掘内伤杂病的病因、病证、诊法、治疗、预防等辨证规律和原则;从《神农本草经》中查看七情合和、四气五味等药物配伍和药性理论;从《针灸甲乙经》中了解经络、针灸理论;从《本草纲目》中详细分析相关中药学的理论和实践;从《温热论》中研究相应的温病和时疫的防治原则及方法。均有不小的收获发现。鉴于有关法律保密规定,大量实用、精准、巧妙的医疗方法不能公布,仅就稿本中可公开关于小儿夜啼医方做一对比说明,《聊复集·怪症汇纂》指明(小儿夜啼,用蝉退七个,取后半焙干为末,用薄荷汤少入酒调服,而啼自止。若不信,用蝉退上一半,一样调服,仍啼如旧)。《本草纲目》中亦有以蝉蜕治疗小儿夜啼之方记载(普济蝉花散∶治小儿夜啼不止,状若鬼祟。用蝉蜕下半截为末,一字,薄荷汤入酒少许调下。或者不信,将上半截为末,前汤调下,即复啼也)。《聊复集·怪症汇纂》用量七个,《本草纲目》为一字,相较更为精准。同时,彭令先生还对汪必昌的生平经历进行了考证。

图片 15

  三是集中鉴定。为进一步明确该稿本价值。彭令先生牵头组织召开了两场专家鉴定会。一是2017年5月21日召开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即将施行:清嘉庆御医汪必昌《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研讨会”,这是中国书报刊收藏史上,更是中国古籍旧书收藏史上第一次古籍版本专家和中医药学专家联合召开的研讨会,具有开创性意义,会上专家一致肯定该稿本的真实性、珍贵性,共同建议将此稿本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使其社会效益最大化。二是2018年5月6日召开的“研究清嘉庆御医汪必昌初期成果发布会:《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填补中医药史空白”,会上专家提到稿本中所记载的秘方偏方十分珍贵,有些疾病时至今日也十分难治愈,第三个国家级绝密中医药配方或将在其中出现,因此该稿本必须掌握在中国人自己手中,绝不容许流失。经专家评估,稿本中应列为国家级保密配方33个以上,稀有经典药方103个以上,初步可研发新中成药药方52个以上,此外尚有66个中医典籍验方,汪必昌另做增补注释,也应属独有秘方。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另需强调,稿本明确的“癌症”、“肿瘤”的治疗方法共8种:包括,“乳嵓(彭令按:“嵓”同“癌”)乳瘫,“治乳癌”,“乳癌初起”,“红丝瘤”“腋下瘿瘤”“喉瘤”“头生风瘤”“小儿癌”。2018年7月,中医药专家冯世纶、谷世喆和笔者等认真仔细审阅稿本中《怪症方法目录》后,认为稿本中调理癌症肿瘤的药方可能达数十个之多,如治疗“(184)血淋五种”、“(189)血淋不止”、“(190)尿血淋沥”、“(192)血淋”、“(196)血淋”和“(200)尿血”的药方,就可能是调理当今膀胱癌的配方;又如治疗“(484)发瘕”、“(485)蛇瘕”、“(486)米瘕”、“(487)鸡子瘕”、“(491)鳖瘕”和“(492)症瘕辟”的药方,就可能是调理当今肿瘤的配方;再如治疗“(374)肠风”、“(379)肠风痛痒”、“(381)肠风下血”、“(385)积年肠风”和“(393)吐血痔血”的药方,就可能是调理直肠癌的配方。总之,该御医治疗怪症秘方孤本中,治疗癌症肿瘤的药方可能极为丰富。其它怪难症状如:“脑漏”、“癫狂方”、“中风瘫缓”、“中风暴仆”,“头骨项天柱骨软”(即小儿脑瘫)、“三岁不能行”、“截疟方”、“不瞑”(即失眠)、“胸痹急痛”、“胃脘痛”、调治“五痔”(牡痔、牝痔、脉痔、肠痔与血痔)、“尿血淋沥”、“血淋”、“浑身燎泡”、“遍身瘰块”、“蛇咬”等等。

  四是社会监督。彭令先生通过各个媒体向社会及时发布相关研究信息,接收广大群众的监督批评。新华社、人民网、人民政协网、新浪网和中国台湾网等主流媒体争相报道,中央国家机关直属机构,如人民政协报、中国改革报、中国文物报、中国中医药报等先后发表《<聊复集·怪症汇纂>未刊手稿的发现与初步考证》、《清御医手稿孤本重现记载治癌等验方》、《孤本重现当务之急是深入挖掘》等文章,人民网全文转发了《清御医著〈聊复集·怪症汇纂〉或将孕育第三个国家级绝密中医药配方》文章。有关研究进展和重大成果事项也在中国收藏家协会书报刊频道网站和新浪网收藏频道及时公布,在古籍善本和中医药领域掀起了一股研究热潮,专家学者给予积极响应、评价和支持。

  五是国家认同。《聊复集-怪症汇纂》引起了国家有关领导人的关注。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领导小组组长刘延东同志批示“加以研处,防止流失”。刘延东同志批示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和国家文物局组织相关专家学者对稿本进行了进一步核实考证。同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指示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医史博物馆)有关领导约见彭令先生,代表国家提出“保护原件,保护秘方,保护收藏者的合法权益”基本原则。国家文物局针对海外买家的意向复函彭令,提出“合法交易,限制出境”的指导性意见。至此,从国家层面,确立了该册清代嘉庆御医治疗怪症秘方稿本的真品珍品地位。

  (三)实践检验过程

  稿本全书“无余文、无浮白”,国医大师李济仁曾评价“汪氏著述绝少空乏浮辞”。为验证古方今用有效性,按照有关保密规定,彭令先生公布了稿本中12个经典药方,以正视听。包括,唐代“开元名医纪朋观人知病”,晚唐五代“赵卿治少年眼中常见小镜”,宋代“治辛稼轩疝疾重坠”、“医家孙兆治暴聋”、“凭黄土汤方晋级太医丞”、“杨介治宋徽宗食冰水太过”、“张锐黄土温酒治吴少师体内马蝗千余”与“一方千缗”,元代“罗谦甫治忠武史公中风”,明代“江应宿治许颖阳‘帕金森症’”与“张致和救治伤寒坏证垂死病人”,清代“千金不传的调理房后困倦方”。据专家反映,从偏方内容看,选药普通,组方奇特,使用巧妙,但制作过程和制作理论要求异常精准,不可有丝毫偏差,彰显我中医药学之博大精深。同时,彭令先生委托中医药大学机构,先期开展稿本中“记救猝死秘方(卒死不寤……研末,吹少许入鼻……即活)”;“人口内生肉球(西牛黄、真山羊血共为细末,每一茶匙药,用蜜一茶匙调之于舌尖上,徐徐咽下,一日五次,两月可愈。或加蜒蚰、梅炭更妙)”;“耳症(用龙骨散吹,勿令见风,或用纸捻醮药亦可,日吹三、四次,复吹时须用棉花引出前药并脓)”等药方科研实验,现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四)市场运作过程

  1。国内企业对接情况。经过彭令先生以及全社会相关领域专家学者不遗余力的研究宣传,北京、天津、山东、广东、河北、云南、江苏、四川、陕西与山西等国内有关大型医药企业以及部分投资领域机构、知名人士与彭令先生取得了联系,对接《聊复集-怪症汇纂》稿本有关事宜,提出3种处理方式意见:一是“先开发、后购买”方式。该部分企业较为看好稿本的未来价值,但由于存在资金困难等问题,无法满足合同现金购买的具体要求,同时,也想通过此种方式规避风险。二是“部分出资、部分入股”方式。该部分企业不愿承担全部资金风险,希望根据稿本开发后的实际情况,由市场决定最终效益。三是“全款出资、低价购买”方式。该部分企业以低于彭令先生出具底价的60%左右的比例进行谈判。针对上述情况,彭令先生指出:一是《聊复集-怪症汇纂》稿本底价2.16亿元由专家评估得出,且经该稿本几位共有持有人及中国书店(该稿本委托成交机构)认可,未经相关方共同研究调整,不能低于该价格成交。二是已委托中国书店草拟了购买合同,原则上只接受全部出资或分期出资方式,视情考虑少部分入股方式。接触中,彭令先生感到,部分国有企业,鉴于体制机制和有关资金政策的限制规定,正积极努力协调解决办法;一些民营企业实力买家,也逐渐认识到该稿本的巨大市场价值和发展潜力,深入开展合作购买事宜。期间,彭令先生边做研究,边商讨合作,先后百余次往返全国各地,对意向企业经营现状、发展重点及市场行情进行深度调研,千方百计为稿本寻找一个好的归宿。

  2。国外企业对接情况。彭先生私下里常跟人讲,日本汉方医学、韩国韩医学,朝鲜高丽医学、越南东医学等都是以中医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但是近些年来,日本和韩国的中医发展却远快于中国。甚至在中药界有“中国原产,韩国开花,日本结果,欧美收获”的俗语。一年多来,韩国、日本及美国、德国等国外医药企业通过多种渠道,先后十余次与彭令先生商讨稿本购买事宜,表达了十分强烈的意向,并许诺按10倍于彭令先生的报价收购。近期某韩国企业代理人甚至携带巨额现金妄图说服直接交易。对方表明:《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本医药市场价值巨大,在众多中医治疗领域可填补世界性空白,事后将即刻开展科学研发和临床试验,逐一将药方申请专利,届时将占据世界中医药领域治疗疑难怪症的主导权,其带来的政治、经济、社会价值和综合影响力不可估量。彭令先生表示:国家已明确“防止流失”要求,该稿本已属国家文物范畴,不管多少钱,绝不向海外境外出售。

  三、从推动形成民间力量支持国家中医药古籍善本及传统文化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出发,归纳形成后续工作需遵循的原则

  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如何深刻理解中医药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这是我们必须深刻领会和回答的问题,也是我们服务民众健康、防病治病、推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战略重点。通过一年多来的《聊复集-怪症汇纂》研究推广以及十五年的古籍善本从业经历,彭令先生切实感受到:古籍善本领域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征程中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大好发展时机,一定要把《聊复集-怪症汇纂》稿本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工作做好,打造一条“合法、合理、合情”的科学研究和市场化推广的路子,为后续民间力量支持国家传统文化可持续建设发展提供不竭动力。

  (一)坚持依法办事

  “有法可以,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是法制社会的基本要求和准则,也是古籍善本领域必须遵循的首要原则。彭令先生在前期购买稿本时,便依法缴纳相关税费,在研究推广阶段,在文物、医学、金融、保密、宣传等领域,也严格按照有关法律规定处理有关事物。例如,为保证《聊复集-怪症汇纂》孤本内容的唯一性,彭令先生已委托中国书店进行保管,若要参阅稿本有关内容,按程序审批后,需彭令先生、合伙人代表、中国书店负责人三方同时在场,指纹识别或密码输入成功后,才能取阅。后续,彭令先生将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妥善处理稿本出售转让相关事宜。重大事项也将及时向国家有关部门报告请示。

  (二)坚持服务人民

  中医药是中华优秀文化的宝贵资源。几千年中医理论与实践的发展过程,不断汲取历代中华文化精华,从神农尝百草始,涌现出了扁鹊、华佗、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叶天士等医药学家;创造出了《伤寒杂病论》、《本草纲目》和《温热论》等药学巨作,汪必昌也是在前人基础上,研究编制了《聊复集-怪症汇纂》四种未刊稿。因此,该稿本源于中华民族、也应优先服务于中华儿女。一年多来,彭令先生从启动民间征集活动、深入研究稿本内容、分类实施推广、逐步开展检验、及时公布大众等等,始终践行“服务于人民”的信念。甚至面对上10亿元人民币现金诱惑,依然坚持“民族利益高于一切”的初衷。

  (三)坚持市场化运作

  曾经也有国家有关部门领导提出将《聊复集-怪症汇纂》稿本无偿捐献给国家或低价出售给国家的意见。经查询国家相关法律明确,坚持政府扶持、各方参与、共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积极营造平等参与、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国家鼓励组织和个人捐献有科学研究和临床应用价值的中医药文献、秘方、验方、诊疗方法和技术。彭令先生认为:一是《聊复集-怪症汇纂》稿本通过中国书店出售符合国家法律要求。二是有关捐献或低价出售相关建议,需彭令先生及合伙人,中国书店同时同意方可执行,国家法律不做强制要求。三是坚持市场化运作,形成激励措施,有利于促进民间力量支持国家古籍善本和中医药领域的可持续发展,既符合国家市场化发展的大政方针,也是四十年改革开放成功经验的总结。

  结束语

  当前,古籍善本领域和中医药领域随着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聊复集-怪症汇纂》稿本作为两个领域的交汇点,具有“里程碑”式发展意义,具有独特的医学资源、巨大的经济潜力、优秀的文化价值,中医药振兴发展迎来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历史性机遇。我们将继承发扬古人灿烂的文明成果,坚持“服务国家、服务人民”理念,依法依规行事,积极推进市场化运作,努力推动相关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切实把中医药事业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为中华民族繁衍昌盛作出应尽的绵薄贡献。

  2018年8月22日初稿,9月2日修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