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下发现汉墓出土木俑和五铢钱,疑似家族墓群

花果山西侧一处围墙施工处近期发现古墓穴,20日起,花果山乡政府联同连云港市文管会考古专家对墓穴进行为期两天的发掘,在墓葬的边箱中出土了雕刻精美的木俑及西汉时期的五铢钱,初步鉴定墓穴为西汉时期,距今2000多年。

发布时间: 2007/11/17 11:01:29 被阅览数: 次

考古人员称,墓穴周围包围着具有防腐作用的青膏泥。青膏泥剔除后,墓葬坑中有合葬的两座形状保存完好的主棺,开启棺盖时发现,主棺中已渗满了青膏泥,经仔细发掘棺中未发现任何遗物。但发掘人员意外地在边箱与主棺之间掏出了一个保存完好的木俑,其雕刻精美,为绾发侍女模样。此外,在发掘过程中还发现了两枚汉代的五铢钱。

经过将近20天的抢救性发掘,在山东省莒南县发现的东周古墓清理发掘工作又有惊喜发现,在出土了大量木椁板、陶片、青铜器和漆木器部件后,考古人员又在这座墓室南边不远的地方,发现一个更大型的墓葬。专家分析,这两座墓葬很可能是同一个家族的墓群。深埋在地下两千多年的木头木质仍保持坚固,令考古人员为之震惊。

出土木椁板40余立方米

据考古人员介绍,东汉以后墓葬多以砖石结构为主,而从这座墓葬的形式来看,整座墓穴为木制结构,是一座典型的土坑竖穴墓,木棺椁为向底渐收造型,应该为西汉以前的墓穴,初步判断为东周时期。

被发掘的木椁板经考古人员测量,每根长约4米,宽0.45米,厚0.3-0.35米,粗略计算整座墓穴所用木料有40余立方米,而且这些木椁板做工精细,在几根主木料上还能看到榫铆构件。榫铆结构就是一根木头凸出的部分插入另一根木头相同尺寸的凹洞里,这种结构的建筑在受到巨大外力作用时,部件彼此错动,当外力消失时又能恢复原状,所以不会遭到彻底破坏。近几年,这种木式结构的墓葬在临沂乃至全省都较为少见,使用如此规模和做工的木料,其墓主人的身份可见一斑。

考古人员还在木棺椁周围发现了春秋战国至西汉时期经常在墓葬中使用的青膏泥。据考古人员介绍,青膏泥的主要化学成份是石英等矿物,为青灰色,结构细密且富有粘性。春秋战国至西汉的贵族大墓墓坑中常填有大量青膏泥,从而给棺椁营造一个与空气隔绝密闭的环境,也是使得这里深埋在地下两千多年的木头木质仍保持坚固。

千年漆木器依然光亮如新

据考古人员介绍,墓室东北角是器物库,西侧两具独立的小棺为殉人。在清理过程中,考古人员还陆续发现了一些破损的陶片、青铜器和漆木器部件,棺与椁之前有竹席铺垫。由于青膏泥的封护作用,漆木器残片与竹席历经两千多年依然光亮如新。在那个年代,漆木器图像精美、造型别致,生产工艺复杂,经济价值非常高,非寻常百姓使用的物品。漆木器残损部件的出土,再一次证明了墓主人地位的尊贵。

两具独木棺有两具殉人

墓穴的西侧发现的两口小棺,都是用整根巨大的木材掏空后制作而成的,考古人员在其内部发现了人类的下颌骨及牙齿,棺木内多处还发现了血红色朱砂痕迹。据考古人员介绍,这应该就是奴隶社会墓葬中常见的殉人,也印证了专家的前期推测。经查证,人殉人葬在奴隶社会作为一种社会制度而广泛流行,诸侯、王和高级贵族墓一般都有殉人,一墓殉一人至数人,殉人一般是青年女性和少年儿童。春秋末期以后,这种野蛮的习俗已经遭到社会舆论的反对,至西汉中后期后,这种殉葬方式逐渐被废除。

从以往发现有殉人的墓葬来看,在奴隶社会,一般的殉人都直接摆放在墓道四周,不会单独使用棺材。但是,这里发现的两个殉人都单独使用了棺材,而且朱砂在当时主要作为染料,棺材内发现有朱砂,说明曾经对棺材进行过特别的装饰,这一切也说明,殉葬的两人对于墓主人来说绝非一般关系。专家解释说,根据对省内其它地方类似殉人进行的人骨鉴定,墓室底部墓主人棺椁附近殉葬的人大都为年轻女性,一般推断为墓主生前宠幸的臣妾或贴身侍女。

凸显东夷丧葬风俗

考古人员表示,这座墓穴从发掘的过程中就可以看到大量的青膏泥,仅木棺椁底部残留的青膏泥就有近一米厚。据此推断,木棺椁的六面应该都使用了膏泥封护。从整座墓穴使用青膏泥封护的手法来看,其与着名的长沙马王堆汉墓有相似之处,马王堆也因良好封闭使其出土了包括女尸辛追在内的不少保存完好的文物。因此考古人员也推断,如果这座古墓内有漆木器或青铜器等随葬品的话,其保存程度也应该相对完好。

据考古人员介绍,此次发现的墓葬所处之地当时属于莒国。莒在春秋时是山东地区除齐、鲁两国外较强盛的一个国家,曾灭向、灭鄫,常参与各国间的盟会,与齐、鲁、楚大国发生过战争。

莒为东夷之国,东夷的祖先曾经创造过灿烂的大汶口、龙山、岳石文化。由于文化渊源的不同,时至春秋,莒人仍保留一些东夷人的风俗。如在埋葬制度方面,较大的墓葬中除椁室之外,一般都有器物库;墓主头向东;殉人之风盛行;鬲、鼎并存;器物的形制和纹饰具有地区性特征等等。目前,考古人员已在墓室的东北角发现了器物库,符合那个时期的丧葬风俗。

不远处又发现更大的墓葬

该墓的考古工作已接近尾声,但却留下了一个疑问:能建造如此规模的墓葬,并且有丰富的随葬品及殉人,墓主人究竟是何身份?就在考古人员根据现有资料难以解释之时,一个新的发现又给揭秘工作带来了新的转机。据记者了解,考古人员根据发掘程序对这座墓葬周围进行考古勘探时,在原墓葬南侧4米处又发现了新的明显土层土质变化,经初步探测,是一处11.5米见方的大型墓葬,而且该墓葬虽有早期被盗的痕迹,但从结构上并没有遭到破坏,保存较完整。

目前,新发现的墓葬已被考古人员定名为二号墓,抢救性发掘工作也已展开。从丧葬习俗和古代人对于风水的讲究来看,二号墓规模较一号墓大许多,初步推断为一个家族墓群。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汀滢


图片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